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玉女为妓女
玉女为妓女
 三儿侧身坐在我的二八红旗自行车的后座上,一只手臂搂着我的腰。虽-
然我骑的是一辆从别的地方撬来的破自行车,但是因为后面带着一个美女,-
还是让我有一种驾驶着豪华小轿车的感觉。
-
-  经过周末那些闲着无事在街边吃着冰棍儿三五成群的同龄人的面前时,
-我故意拨动自行车的车铃,“呤呤……”的响声与其说是让他们让路,倒不-
如说是让他们注意看我。
-
-  三儿的头发很长,乌黑亮密,我骑得很快,夏日的暖风吹散了她的乌发,
-不停的拂过我的肩膀,也拂过我的心。
-
-  她的身体侧靠在我宽阔的脊背上,一只丰满的乳房贴着我的脊背,我几-
乎把全身的神经都集中在了背部,努力去感受她乳房的柔软与弹性。我的鸡
-巴硬了。-
-
亮子见到我们时,还是一副色迷迷的模样盯着三儿,三儿下意识的拉拢-
了一下领口,问亮子人来了没有。-

-  亮子说人还没有来,问我们要不要在他的台球厅里玩一局台球,三儿说
-好。-
-
三儿台球打得很不错,特别是她弯着腰打球的时候,领口里露出一片雪-
白的肌肤和深深的乳沟,屁股又圆又翘的撅着,惹得周围的男生都忍不住围-
过来看。亮子显然也被三儿的骚样撩拨得不行,还没等三儿打完一局,就对-
三儿说到里面的屋子里谈事儿。-
-
三儿说好,但是说让我也去。亮子有些不爽,看了我一眼,对我说:
-“蛋糕,先去帮我买包烟。”-
-
我掏出一包红塔山,对他说:“给。”
-
-  亮子朝地上吐了一口浓痰,说他不想抽红塔山,他想抽外烟,万宝路。
-我又掏出一包万宝路给他,他冲我嘟囔了一句:“操,你家摆纸烟摊儿的?”
--
于是我就和三儿跟着他进了台球厅的办公室。-
-
说是办公室,其实就是一个小房间,有一张破写字台,一个已经脏得看
-不出本色的沙发,还有一个木头茶几,茶几上放着一本已经翻破的画报,里
-面净是些光屁股的外国女人。-
-
我拿起那些画报胡乱的翻看着,亮子对我说,想看出去看吧,我把画报
-扔回茶几,坐在他和三儿中间。
--
亮子对我们说,事儿说的差不多了,过一会儿子弟中学被打伤的那个孩
-子的哥会来,跟我们谈谈,我们给人家道个歉,算是做个了结。他哥也是在
-道上混的,不能不给他这个面子。-
-
亮子拍着胸脯对我们说,我们是他罩着的,就是谈谈,没事儿的。一边-
说他一边不住的盯着三儿看,三儿朝我背后躲了躲。
-
-  说完以后亮子又想把我支出去,可是我死赖着不走,亮子有些不爽,但-
是我假装不知道。后来亮子出去了,三儿握了我的手,说:“谢谢。”她的-
手汗津津的,我知道她不喜欢亮子。-
-
又过了一会儿,亮子开门,让了两个人进来,其中一个就应该是被我们
-伤到的那人的哥。亮子谄媚的跟那两个人说着话,点头哈腰的一副拍马屁的
-模样,然后他退出去,关好了门,让我们谈。-
-
那两人看上去都不是善茬儿,其中一个十八九,另一个一个二十多一点
-儿。年纪稍微大的那一个似乎是头儿,他的脸上有一道疤,那道疤划过他的-
眉毛,把他左边的眉毛切成两半儿。年轻的那一个长得很壮实,眉宇间似乎-
和我们打伤的那个孩子有些像,可能他就是那孩子的哥吧。-
-
年轻的先开口问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