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奇妙之馆】(张诗琪篇)【作者:CO100】
【奇妙之馆】(张诗琪篇)【作者:CO100】
字数:405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张诗琪篇

  放学后一个个学生走出校园,一名男孩在学校门口紧皱着眉头不时的看向真走出校门的人群,似乎在找什么人。

  安静的教室里,只有一男一女在,男的舒适的坐在椅子上,女孩的跪在男孩面前,双手捧着男孩赤裸的脚掌,正用那柔软的小舌头舔着男孩的脚趾,舌头从男孩的指缝不断的穿过,男孩享受的闭着眼,另一只脚正在女孩跪着的两腿间不停的动着。女孩校服的裙子已经掀起,内裤已经脱了下来,此时正挂在两条大腿之间,双腿间已经潮湿一片,男孩的脚趾不停的探入女孩那向外不停流着爱液的阴唇。

  女孩身体逐渐泛起一层粉红色,目光迷离,舌头更卖力的在男孩的脚掌上游走。

  正在他们要进行下一步的时候,本来在校门口的男孩突然出现在教室门口。
  「你们在干什么!」男孩冷冷的说到。

  「王少,你怎么会来,你不是回去了吗?」坐着的男孩一下站了起来,一脚把跪着的女孩踢开,惊慌的说到,「不关我的事,是张诗琪硬要拉着我的。」
  「滚!」王少不耐烦的对那男生说到。

  男生听后松了口气似的,慌忙的拿起地上的鞋袜跑出了教室。

  而那叫张诗琪的女孩也终于从王少突然出现的惊吓中反应了过来,此时也不顾穿上内裤,马上跑去跪在王少面前说道:「主人,我下次再也不敢了。不要离开我,只要您能原谅我,我愿意做任何事。」

  「真的是任何事吗?」王少语气稍缓问到。

  张诗琪见王少好像消了气,马上低头去吻王少的鞋子说到:「是的,只要主人能原谅我,任何惩罚我都愿意接受。」

  这一动,王少突然看到张诗琪那还挂在大腿间的内裤,心里本来小了点的怒火又被点燃了。王少抽出了张诗琪亲吻的鞋子,直接踩在张诗琪的头上,踩的张诗琪脸直接贴住地面。

  「好吧,既然你这样说了我就给你次机会。我会让你去一个地方接受训练,我气消了就会去接你。」王少声音更加温柔的说到。

  脸被踩在地上的张诗琪不敢移动被踩住的头,嘴里不停的说着是,但脸朝下的张诗琪并没有看到王少此时冰冷的目光。

  王姐正在店里翻着那本厚厚的书,一个女孩羞怯的走进了店里,然后在店里全部人的注视下,女孩脱光了衣服,赤裸的趴在地上,手捧着一张黑色邀请函。
  女孩那光滑的背上写着,「贱奴来次接受调教」几个字。王姐走了上前,接过了邀请函,看了眼上面写的东西后随手收了起来。上下开始打量这叫张诗琪的女孩,女孩眼睛大大的,160的身材腿很修长,胸前的乳房还没完全发育不过已经是b罩杯了在那可爱的鼓起着。

  趴在地上的张诗琪看到一双高跟鞋走了过来,接过了自己手中的邀请函,她马上讨好的去亲吻那双高跟鞋,就在她要要亲吻在那脚上的时候,那脚抽走,一鞭子忽然抽在她那正高高撅着的屁股上,那雪白的臀部马上就出现了一条红色的鞭痕。

  「谁允许你擅自亲吻我的脚的,看来是需要好好的调教才行。」王姐手中拿着一条小巧的鞭子对着张诗琪说到。

  在店里客人好奇的围观下,王姐从一个房间里拿出了一副镣铐,一个金属的腰环直接琐在了张诗琪那纤细的腰上,然后张诗琪的双手就被固定在了腰环两边的圆环里,最后腰环下用链条系着的一副脚镣被带在了张诗琪的脚踝上。

  张诗琪带上这镣铐后双手被锁在腰部的两边,而脚镣和腰部的链条很短,张诗琪的膝盖只能弯曲着,而被带着脚镣的双脚只能迈着小步来回艰难的调整的平衡。

  王姐拿了双不知道是谁换下来的袜子塞住了张诗琪的嘴巴,看着张诗琪的嘴巴还有空间,王姐又继续往里塞着袜子,直到张诗琪的的嘴巴一点空间都没了才停下,不等袜子从嘴巴里掉出来,一个皮革头罩直接把张诗琪的头部罩在了里面,头罩上一根根的系绳被慢慢收紧,头罩完全包裹住了张诗琪的头部。

  此时的张诗琪嘴巴里塞满了袜子,一股怪味不断刺激着她的喉咙,双眼看不到任何东西,双手被锁在自己的腰上,被镣铐锁住的双腿只能小步的走动,被拘束住的张诗琪完全失去了逃跑的能力,只能在黑暗中等待着下一步的调教。
  两个夹子突然夹在了张诗琪的乳头上,然后夹子上的细绳被系在了张诗琪的脚趾上,绳子很短,本来就只能弯曲膝盖的张诗琪,现在连上半身也必须弯着才能让乳头不被夹子拉扯。

  王姐拿出了一个水龙头和一个刷子,开始冲洗张诗琪的身体上的字迹,冰冷的冷水一下刺激到了张诗琪,张诗琪来回走动想要避开水流,但那被镣铐锁住的双脚只能小步的走动,怎么都避不开冰冷的水流,到是那脚趾上系着的乳夹在她的走动下不停的拉扯自己的乳头,乳头上传来被拉扯的疼痛,张诗琪只能停住身体,任由冰冷的水流冲洗。

  王姐手上粗糙的刷子开始了对张诗琪身体的刷洗,细嫩的皮肤被刷过都会泛起红色的痕迹,张诗琪疼痛的园地不断的扭动着,但刷子继续无情的刷洗着她的身体,特别是乳头阴蒂这些敏感的部位,更是被特别的照顾被冷水和刷子反复的刷洗着。

  张诗琪觉得自己就象牲畜一样被无情的对待着,终于字迹被洗掉了。感受到冷水的冲洗和那恐怖的刷子从身上离开,张诗琪刚想松口气,鞭子突然无情的抽打在她的屁股上,张诗琪疼的下意识的想要跳起来,膝盖还没伸直脚镣就传来链条的拉扯,而乳头上更是传来被自己脚趾拉扯的疼痛。张诗琪只能无奈的原地转动着身体来躲避鞭子,但是眼睛看不到外面情况的她不管怎么躲避,鞭子依旧无情的抽打在她的屁股上。

  在店里客人的哄笑中,张诗琪被迫弯着腰和膝盖在那鞭子的指挥下跳着滑稽的舞蹈,直到张诗琪累的软软的倒在地上,任由鞭子怎么抽打也动不了的时候,她才被丢进一个半米的高的金属笼子里,把笼子随便丢在店的一角,王姐继续看起了她的那本厚厚的书。

  而口中塞满袜子,头被头罩罩着的张诗琪,屁股上全是红色的鞭痕,双手锁在腰部,双腿带着连着腰部的镣铐,乳头被夹子夹注系在脚趾上,正缩在一个无法直立身体的小笼子里不住的颤抖,黑暗里笼子中的她只能默默等待下一次调教的到来。

  今天奇妙馆的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一块免费使用的牌子放在门口广场的醒目处,广场中的笼子里张诗琪正赤裸的被锁着,双腿跪着被固定在笼子的底板上,张开的双腿间一根粗大的电动橡皮阳具深深的插了进去,粗大的阳具甚至让她那光洁的腹部都明显能看出那阳具的形状。胸前的乳房上一对金属夹上下把乳房夹成了夸张的扁平状,乳夹边有着手铐,张诗琪的双手就这样被锁在自己乳房的乳夹上。而她的头被卡在笼子顶部的金属板上的圆孔里,一个开口器强行让她张开小嘴。

  此时队伍的最前面到了一个肥胖的男人,那胖子在张诗琪惊恐的注视下直接脱下了内裤,那肥硕的屁股直接坐在了张诗琪的脸上,张诗琪只觉得厚厚的肥肉压了下来,男人那浓重的耻毛直接扎在她那精致的脸上,一股恶臭同时传了过来。很快张诗琪发现不能呼吸了,那肥硕的屁股整个把她那小巧的鼻子和大张的嘴巴堵住了,张诗琪大叫了起来,可那肥胖的屁股把她整个脸都遮挡住了,声音更本无法传到外面。

  张诗琪最后努力的用舌头去顶那肥硕的屁股,她的舌头马上发现了屁股中那菊花,舌头努力的伸进胖子的菊花使劲的搅动,可惜胖子依旧坐那不动,脸上还露出了享受的表情。张诗琪觉得肺部的空气越来越少,窒息下身上的肌肉慢慢失去了控制,尿液马上顺着那巨大的阳具流到了笼子底板上,整个人无力的挂在那巨大的阳具上,双手软绵绵的挂在自己乳房上。

  终于胖子似乎发现张诗琪的舌头不动了,挪动着屁股站了起来。看着已经双眼翻白,舌头软绵绵的垂在一边的张诗琪,胖子满意的说到:「服务的不错,给你个奖励。」说着按下了笼子一边奖励的按钮,那本来插入张诗琪体内不动的阳具,马上开始了快速的旋转。

  张诗琪已经失去了意识,整个人已经挂在那阳具上,任由那阳具在她阴道内快速的旋转,但更多的液体从那在张诗琪阴道里流了出来。

  很快下一个人进来了,看到已经昏迷的张诗琪阴道还在那喷着水不由笑到:「虽然人昏了过去,但是身体还是很老实的吗。」

  那人按了笼子边惩罚的按钮,旋转的阳具上传来了持续的电击,柔软的子宫突然被电流刺激,张诗琪一下清醒了过来,马上强烈的快感从她的阴道传来,而一个男人正站在她笼子边上,一个足有二十厘米长的巨大阳具出现在她的眼前,张诗琪看到那巨大的阳具吓的闭上了眼睛。

  男子邪笑着甩动那坚硬的阳具,粗大阴茎直接抽打在张诗琪的脸上说到:「别害怕,一会你会喜欢的不想松口的。」

  马上那巨大的阳具就塞进了张诗琪的嘴巴,可才进去一半张诗琪那小嘴就已经被塞满了,男子双手固定住张诗琪试图摇头的脑袋,用力一顶下体,那巨大的阳具直接插入了张诗琪的插喉咙里,然后男子开始了来回的抽插,那粗大阴茎在张诗琪的喉咙里不停的进进出出。

  张诗琪只觉得自己的嘴巴和喉咙被那坚硬的阴茎给撑到了极限,随着男子的插入拔出,口水鼻涕眼泪全部流了出来,而那男子还不满足,空出的手直接按住了惩罚的按钮,张诗琪子宫里的那阳具又开始了电击,男子感受着穿过张诗琪身体传到阳具上的那麻麻的电流,舒服的一边按住那惩罚按钮,一边更加快速的搅动自己的阳具,最终在男子的咆哮中,一大股浓稠的精液直接射进了张诗琪的胃里。

  已经被电的昏迷过去的张诗琪又一次得到了奖励,虽然她又一次的失去了意识,但是身体还是在那高速转动的阳具刺激下诚实的又一次高潮了,而那队伍还在不断的变长。

  一个月后,奇妙馆里,一个熟客从洗手间里出来对王姐抱怨到,「王姐,你们这里的厕所开疏通了吧,好像有点堵。」

  王姐想了会才说到:「好像用了一星期了,是应该清理一次了吧。」过了一会有摇了摇头,「算了,太麻烦了过几天再说。」

  奇妙之馆的厕所下大量的粪便流向一个黑色的箱子,箱子里张诗琪四肢被固定在箱子的底部无法动弹,一个头罩带在她的头上,嘴巴被一个口塞强行打开着无法闭上,一根有着单向阀的管子正把大量的粪便灌入她的嘴里,而张诗琪的肛门被一个粗大的肛塞塞住不知道多久了,红肿的肛门不管怎么努力都无法把那肛门里的肛塞排出体外,而她那高高鼓起的肚子有如快要生产的孕妇,只不过里面全都装满了粪便。

  新的一股粪便从管子里灌到了张诗琪的嘴里,张诗琪痛苦的摇晃着唯一能动的脖子,粪水从她鼻孔里流了出来。她在心底呼喊着:「王少,我知道错了,我再也不敢了,快来接我吧。」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