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异地女友之消失的时间】(12)作者:skylaoww
【异地女友之消失的时间】(12)作者:skylaoww
字数:3317


  (01-11)thread-9210556-1-1.html

  第十二章巧合?误会?

  夜深了,大明一个人呆坐在公寓的地上,无力地靠着飘窗,窗外的月光洒了进来,如同为大明刚毅的脸上镀了一层银白,地上放着三个空空如也的红酒瓶,大明想喝醉,他想是不是这一切都是一个梦,喝醉后梦醒过来,小路还在他的身边。

  一直在纠结着小路到底去了哪裏,是不是真的和他猜想的一样在W小区裏住着,醉眼朦胧中,大明听到了门锁转动的声音。

  大明努力地想睁开眼睛看看到底是谁,但迷茫的双眼中看不清眼前走进家裏的模糊的人影到底是谁,只能舌头打结地问:「小路,是你吗?是你回来了吗?」
  进来的人没有回答,只是走到了大明身前,抱着大明的头拥到了自己的怀中,大明闻着从来人身上飘来的香味可以判断她是一个女人,身上的香味又是如此的熟悉,却总是想不起来到底在哪闻到过。

  女人抱着大明的头,大明带着酒气的急促的呼吸喷在她的胸前,让她不由得呼吸急促,美艳的脸上带着丝丝红晕,但却依然一语不发,只有大明在她胸前呢喃道:「小路,是你对不对?你还是回来了,我好想你,不要走好不好,我知道我今天肯定是做梦了,你不会走的,对不对?」

  听着大明的呢喃,女人心头一阵发苦,但却仍然不吱一声,只是紧紧地抱着大明,任由大明一边呢喃着一边双手紧拥着她的腰身,双手摸索着从上衣的下摆空隙中探了进去,火热的大手抚摸着女人娇嫩的皮肤。

  女人如同被烙红的铁块触摸了一般,又如同是被点触了某个开关一般,大明的大手掠过的每一寸肌肤都发痒起来,浑身变得如同置身熔炉一般,滚烫难耐。
  正当女人想发出压抑在喉间的呻吟时,一股刺鼻的酒气直沖鼻腔,任她酒量不浅,也觉得一阵晕眩,小嘴更是被酒气的源头覆盖住了,湿滑带着酒味的刺激进入了她的口腔,她知道,这是她一直默默爱着的这个男人在侵略着她。

  她闭上了眼睛,丁香小舌和口腔裏的湿滑纠缠在了一起,身体的滚烫感突然觉得有了缓解的感觉。

  她意识到自己的衣服已经被眼前这个男人解开了,那丝毫不输小路的玉女双峰在紫色蕾丝的胸罩包裹下,紧贴着眼前男人的胸膛。

  大明潜意识裏正在和久别重逢的小路疯狂地拥吻在一起,两人的衣服在激吻间一间间脱落在地上,袒裎相对的二人,两具同滚烫的肉体紧紧拥住。

  女人感受到了大明坚硬的存在正顶在让她全身兴奋不已的源头,不时的撩拨几下,让她更是浑身颤抖不已。

  大明感受到了女人软若无骨的身体,还有那坚挺而有富有弹性的两团乳肉紧紧贴在他的胸膛上,滑腻紧致而又翘弹有肉的臀肉在他的双手间不断分合,让他想为胸腔裏下体中隐藏着的那团火找到一个宣泄的出口。

  但大明不知道的是,眼前这个女人,并不是他日思夜想的小路,那麽真正的小路又在哪裏呢?此时的小路,一个人独自漫步在街头,此时的她发现,偌大的一个城市,只是因为一个人,让她觉得有了意义,但也正是因为这个人,让她不知道此刻能去往何处。

  走回W小区裏,小路突然想起,张乔家中的录像还没有删除,便坐电梯再次回到了19楼张乔的家中,用钥匙轻轻地旋开大门的锁,发现已经被锁上了,看来张辉他们已经离开了。

  放心地走进门后,小路把门给反锁了起来,径直走进了张乔的房间裏,打开电脑,熟练地翻到了那些存有录像的文件夹。

  这一次她并没有再次看那些录像,而是框选起来,点击了删除,如释重负般地长出了一口气。

  这时候,整间房子安静得只有小路自己的呼吸声,还有电脑主机发出的声音,小路静静地坐在电脑桌前,虽然在大明面前的她,可以柔弱得如同小女生一般,但经历过这麽多事情后,小路的性格早已变得坚韧。

  她决定了,再一次遇见大明的时候,也许她的身体早已变得骯脏,思想也早已被侵蚀,但她的心不会变,她会用行动告诉大明,为了他,她可以变得独立,可以保护自己。

  而这一切的改变,她首先需要的是一份工作,和一笔积蓄,不然她将无法在这个消费水平在中国前沿的一线城市中生存下去。

  想到这,小路开始在张乔的家中翻箱倒柜,果不其然,在床垫下她翻到了一个信封,裏面整整齐齐地码着十万的现金。

  这一晚,她把17楼的东西全部搬到了19楼,在网上也发出了招租的告示,这也是一笔稳定的收入来源了。

  做完这一些,小路决定明天让人来把19楼的门锁给换了,以此来告别张辉的骚扰,躺在了床上想着明天又得开始在网上寻找工作了,便沈沈睡去。

  这一夜,她睡得并不安稳,手裏握着剪刀,生怕半夜会像昨天一样,被张辉他们开门进来,自己一个女人是无法反抗两个强壮的男人的。

  这一夜,她睡得并不踏实,她想起了昨天晚上,大明是不是搂着自己入睡的呢?他有没有抚摸我的身体?他有没有亲吻我的双唇?担心、害怕却想要得到安抚,复杂的心情让小路一夜无眠。

  而与小路同样一夜未眠的,还有杨迪伟,在小路搬家的时候,杨迪伟正在被喻为S大校花的一个大学女生身上疯狂的驰骋着,在她胯下的女生忘我的呻吟着,香汗淋漓地讨好着这个在她身上发泄兽欲的富二代。

  杨迪伟一边操干着女生,一边说:「骚货,擡起头看镜头,我要录下你被我操的样子,看一下冷艳的校花变成又骚又贱的母狗是什么样子的。」

  女生娇喘着:「嗯嗯……我是杨少你的小母狗……我又骚又贱……操死我吧……用你的……大鸡巴……干我的……骚逼……」

  操弄了大半个小时,一声兽吼,杨迪伟的浓精全部射进了女生的身体裏,拔出肉棒,一拍女生的屁股,女生乖巧地转过身来,把肉棒含进了嘴裏.

  杨迪伟拿过手机,拨通电话,说:「你们来吧,这小骚货我操完了,给你们玩吧。」

  女生听到杨迪伟的话,不由得一惊,吐出肉棒,连忙娇声说:「不要啊,杨少,不要找人轮奸我,我愿意做你的玩具。」

  杨迪伟轻轻抚摸着女生那酷似明星的脸颊,温柔地说:「你也会说,你是我的玩具啦,我愿意把自己玩具给朋友分享你不知道吗?」

  说完,一耳光狠狠地甩在了女生的脸上,骂道:「你一个婊子有什么资格和我谈条件?我要你给谁操你就给谁操,不然明天你就等着全校都知道你是个婊子吧。」

  女生被杨迪伟的一耳光打蒙了,跌坐在床上,杨迪伟看也没看一眼,穿上衣服,找开房门,让几个男人起来后便走了出去,关门前只听见女生在尖叫着大喊:「不要啊,你们不要过来啊,走开啊。」

  开上自己的跑车,杨迪伟离开了酒店,朝W小区开了过去。

  再回到大明的房间裏,女人在大明耳边轻吐了三个字:「到床上。」

  大明迷糊的抱起女人,女人惊得双腿紧紧缠在大明的腰上,双手紧抱着大明的脖子,随着大明的一步一步,胯下的坚硬不断地点在女人兴奋的源头上,让女人浑身发颤,小穴中流出的热流更是如同奔流的小溪一般。

  踉跄着脚步,二人如同连体婴般跌在了床上,女人整个人压在了大明身上,大明已经迷糊地躺倒在了床上,女人的下体正压在那根坚硬的肉棒上。

  女人脸颊一阵羞红,小声地娇嗔了一句:「刚把人家挑逗成这样了,还要人家自己来吗?」

  女人趴伏在大明身上,樱唇轻吻着大明,屁股向后高高撅起,一手扶直了大明的肉棒,屁股慢慢地坐下,直到感觉到龟头已经挤入了小穴中,坚硬得如同钢枪,滚烫得如同烙铁,让女人一阵晕眩与酥麻,双手撑着大明的胸口,整个屁股把肉棒一点点地吞没了。

  大明在失去意识的前一刻,感觉到自己的肉棒正被一处湿暖湿润包裹着,正如同自己和小路温存的时刻一般,呢喃着说了一句:「我……爱……你」

  听到大明的呢喃,女人浑身发颤,虽然明知道大明这一句话裏的那个「你」
  并不是自己,但在此情此景下,她仍然感到一阵暖流从心中流过,温暖中却又带点苦涩,轻咬着双唇,慢慢抛动起自己的屁股,心中想着:「会不会真有那么一天,你会对我说出这三个字呢?

  夜色更深,月光此时已洒在了女人身上,女人身上如同凝脂般的肌肤泛着银光,一头秀发披散,随着女人骑师般的律动而飘舞着,成熟的胴体无处不散发着对男人的致命吸引力,但无奈女人身下的男人已然醉了过去。随着女人动作的凝固,柳腰后拗,脚趾舒张,浑身发颤,女人这一刻如同飞升云巅,男人的精华一滴不剩地发射在女人的体内,让女人攀上了快乐的快感顶峰。女人无力地趴伏在男人的胸膛上,整间房只回蕩着女人的娇喘声,不久后只有悠扬的呼吸声传出,女人就这样睡着了。

  一个混乱的夜晚,两男两女,命运相互纠缠,错综复杂的感情线,混乱不堪的肉体关系,谁能挣脱,谁又终将沈沦,谁能说得清楚呢?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