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九阳谷之张无忌与雪岭双姝】(24-26)作者:lidongtang
【九阳谷之张无忌与雪岭双姝】(24-26)作者:lidongtang
字数:32087


           第二十四章寒时小屋春意浓

   看着面前簌簌发抖的玉人,张无忌几乎感到喘不过气来,走到朱九真背后怔 怔立了片刻,才颤抖的握住她的双肩,轻轻地,仿佛怕一用力会碎了一般。触手 的肌肤幼滑娇嫩,偏又充盈着勃勃的生机与弹性,微微的体香飘入鼻腔,熏的他 有些头晕。

   朱九真被张无忌一触,娇躯一抖,琼鼻中「嘤」的娇哼一声,同时如抽去了 筋骨一般,软塌塌的向后倒去。

   张无忌感到手上一重,顿时娇体入怀,馨香扑鼻。

   越过玉人香肩,只见傲人的乳峰正随着她的娇喘在酥胸上剧烈起伏。白皙粉 嫩的硕乳上,一对嫣红的乳珠娇艳欲滴,象两粒粉红色的樱桃般已直直挺翘。
   一股欲火腾的从张无忌体内升起,他如何还记起怜香惜玉,双手攸的从朱九 真臂下穿过,一把按在了她的丰盈硕乳上。

   「呀……」朱九真娇躯蓦地如白鱼般一挺,接着便软如棉花般再也站立不住, 口中不堪的嘶吟起来。她的柔荑死死攀住了张无忌的胳膊,只觉心如鹿撞,几乎 要蹦出胸膛一般,不由回首失神的望向张无忌,口中喃喃的吟道:「小弟……」 她的俏脸已满是妖艳的嫣红,丰唇盈盈的半张,娇喘兮兮,吐气如兰。

   丰唇间急促娇喘呼出的温润气息如若春剂,瞬间将张无忌的欲火熊熊点燃。 看着眼前的如玉臻首,张无忌伸过头去,一口叼住了那两片丰润唇瓣吮裹起来。
   只过了片刻,一枚雀舌便战战兢兢的从丰唇间探出,伸入张无忌口中,生涩 的追逐起他的舌头来。

   朱九真用力的扭着臻首,与张无忌唇舌纠缠,凤目微闭,鼻息咻咻。

   玉乳硕挺丰盈,让张无忌一手难以掌握。他愈加兴奋起来,不懈的抓握揉捏, 仿佛想把那乳儿控于掌下,然而每次嫩脂却盈溢指间,不停的变形又不停的回复 挺翘。

   「哦……小弟……」朱九真忽不堪的挣开张无忌吮裹的嘴,张着檀口急促的 喘息起来,嫣红的丰唇仿佛肿了一些,湿盈盈的。一对皓臂攀在在张无忌粗壮的 胳膊上,以吊住娇躯,张无忌在酥胸上肆意的手掌让她浑身软如稀泥,更加的没 有力气。酥胸上传来的强烈刺激似难过又似畅美,让她无意识的扭动起翘臀来。
   被挺翘浑圆的臀丘在胯间几番摩擦,张无忌才发觉那肉茎已硬的发痛,小腹 都酸酸的,便拉起朱九真的右手向裆部按去。

   朱九真一触及那硬物,娇躯顿时一僵,脑袋也瞬时变的晕晕乎乎。小手却不 受控制的揉动起来,揉了两下便哆哆嗦嗦的向张无忌腰间摸索而去,待捉住一根 系带便急不可耐的一扯。

   张无忌感到腿上一凉,裤子就慢慢的滑落到脚间,接着他感觉胯间蓦地一紧, 那坚若似铁的阴茎已被一只柔嫩的小手死死攥住,刹那间只觉整个性命都被那小 手攥了。

   朱九真颤抖的握住肉茎僵了片刻,小手便快速的撸动起来。虽然握着肉茎的 柔荑很是软嫩,可是又紧又急的撸动直让张无忌有些发痛。那生涩的手法与武青 婴也差的很远,然而朱九真生涩的动作却给他更强烈的刺激。

   张无忌咝咝抽着冷气,俊脸微微扭曲,一只手也在那硕圆弹跳的乳上用力的 揉捏起来,只觉软弹无尽,嫩滑无边,硬硬的乳蒂抵在手心,让手心微微发痒。 另一只手却依依不舍的离了玉乳,一路向下滑去,摸到朱九真的腰带一扯,接着 钻了进去。手掌越过平坦细腻的小腹,在茂盛油滑的芳草上摩挲几番,蓦地跌入 一道细窄的沟缝里。那销魂处已然水汪汪一片,张无忌的手指如入油脂,在里面 倘佯两回,待触到一颗如红豆般的肉粒,在其上轻轻的一按。

   「不要……」朱九真被按了致命处,禁不住的臻首一仰,拉着颀长如玉的脖 颈嘶声吟叫起来。娇躯忽然如初离水的白鱼般剧烈的一挺,挣脱了张无忌的怀抱。
   张无忌失了怀中娇物,不由有些怅然若失,抬起头看向朱九真,却见她慢慢 转过身来,俏脸上已是殷虹一片。

   朱九真一手拎着裤子,一手握着那坚挺粗长的物事,转过娇躯。她的凤目湿 意欲滴,直直看着张无忌,有些迷惘的从丰唇中绽出婉转娇吟:「小弟……」说 着,忽然慢慢蹲下了身去。

   见朱九真盈盈身姿半蹲胯间,小手握着茎根,张无忌的心顿时扑通扑通的狂 跳起来。

   朱九真已经有些头晕目眩,只觉脑海里被欲望充盈的满满的,眼前的肉茎是 那么熟悉却又从来没有细细的端详过,现在仍然悸动的不敢细看,手掌被茎身塞 满,手心里几道粗粗的青筋弯弯曲曲,在眼前微微摇晃的红润肉球是那么诱人, 淡淡的骚味飘入琼鼻仿佛春剂,让她更加莫名的冲动,忽然从檀口中伸出粉红的 小雀舌,在丰润的红唇上舔了一下……

  「喔……」感觉阴茎蓦地纳入了一个无边娇嫩、柔软、湿烫的的腔室内,张 无忌不由仰起脖子,对着昏暗的屋顶发出一声颤抖的叹息。

   张无忌的呻吟仿佛天边的一道春雷,在朱九真脑海里滚过,她美目半闭,一 手握着茎根,一手扶着张无忌的大腿,红润丰满的嘴唇逐渐将龙头含入,又吞了 半只茎干,有些生涩,有些颤抖,却没有丝毫踯躅。忽然嘴角边多了几根毛发, 痒痒的,她有些不耐的屈指一拨,将那毛发拨开,下意识的眯眼望去,只见眼前 一团黑影。

   那硕大的肉球抵到了喉咙间,有些发痒,有些不适,朱九真「唔」的轻哼, 将肉茎吐了出来。离那茎根远了一些,这才看清,张无忌的阳物周围已经长了一 团油亮乌黑的阴毛,不由胡乱的想道:「他也长毛了……」

   阴茎离了那温润之地,变的有些发凉,张无忌向下看去,只见朱九真丰唇盈 润,正呆呆的看着自己的阳物,不由叫了一声:「真姐。」

   朱九真抬眼瞟了张无忌一下,连忙又慌怯的低下头去,头顶传下的那一声轻 呼仿是在催促她一般,她看着眼前已被口水沾湿的红润球头,不由檀口轻启,头 又埋了过去。

   丰润的红唇贴着茎干一寸寸向下滑去,待吃了大半只又缓缓的吐出。朱九真 蹲在张无忌的胯间,不停的俯仰着臻首,此时她的脑海中已经一片空白,只觉那 肉茎每深入小嘴一分,自己的内心便充实一分。

   肉茎在檀口里轻进缓出,没几下便变的湿盈盈的,将朱九真的红唇濡湿的更 加鲜艳,张无忌看着那明艳的俏脸在自己肉茎上不断俯就,适意舒爽的美感如被 徐风吹出的涟漪般一圈圈的荡漾全身。他不由两下踢掉了脚踝上的裤子,将双腿 分的更开些。

   朱九真在张无忌踢掉裤子时稍微停顿了下,待他重新站好时又继续吞吐起来。 小嘴里生出很多津液,肉茎也变的更加湿滑坚挺,仿佛能感到到头顶上张无忌的 灼灼目光在催促着她一般,朱九真不由加快起速度来。「嗞」「嗞」安静的小屋 内不知何时响起了轻微的水渍声。

   张无忌一边贪享着肉茎上畅美的触感,一边灼灼的俯视着朱九真的娇体,粉 背如玉,细腰圆润,一双硕盈的肥嫩乳儿如若水滴在纤秀的胸前摇曳,却没有丝 毫下垂,两粒嫩红的乳粒也在乳尖上直直的挺翘着。她的裤子刚刚被解开,因为 半蹲的关系微微滑落,露出两片盈盈勾月,中间一道从细腰下渐起的臀沟没入裤 子中不见了。

   「好些天没有见到她了。」张无忌想道,看着胯间的艳靡美景,不禁又启口 轻叫道:「真姐。」

   「嗯?」朱九真吐出了肉茎,娇喘兮兮。她迷茫的抬首看向张无忌,凤目中 满是羞怯与湿意。

   「真姐,吃紧一些。」张无忌看着那两瓣半张的红唇,湿盈丰润,带着无限 的诱惑,体内的欲火更加高炽起来。

   朱九真听到一怔,娇躯僵在那里没有动作,却见张无忌微微一挺腰,那肉茎 便向唇边杵来,挤开丰唇,抵在了贝齿上。她连忙张开了嘴,仿佛深怕伤了那唇 间物一般,心中却想:「他怎地如此鲁莽……」这个想法让她心间有些不忿,慢 慢探下头去,待半只阴茎纳入口中后,用檀口紧紧裹死后忽然用力的一咂,接着 急急的一仰臻首。

   只听「啵」的一声轻响,那肉茎脱出檀口,在空中坚韧的摇荡了两下。
   「嘶……」张无忌禁不住的倒抽一口冷气,口中连忙说道:「慢些个,真姐……」

   朱九真嘴角勾起一个浅浅的笑容,瞟了张无忌一眼,才听话的俯下臻首,小 嘴紧紧裹住肉茎,缓缓的吞吐起来。

   「哟……真姐……你端个……太棒了……」无边的紧致,湿盈,温热携裹着 强烈的酥麻畅美拥进张无忌的体内,让他忍不住的从喉咙间挤出一声似若难过般 的叹息。

   朱九真抬眼睇了张无忌一下,那一声赞叹让她仿佛受到了鼓舞一般,一下一 下的俯仰着臻首。她用力的吮裹着肉茎,只觉得小嘴每紧上一分,自己便和面前 的少年靠近了一分般。

   胯间的刺激畅美越来越强烈,张无忌只觉周身的毛孔都舒爽的张开了一般, 他不禁伸出一只手,在朱九真粉腮上柔柔的摩挲起来。

   朱九真只微微避让,便不管张无忌抚弄她的脸,仍旧一下下的吃起那粗硕的 肉茎。渐渐的,她感到双腿蹲的有些麻木,便微微移了一下脚步,不料刚挪动小 脚,那脚便仿佛失去了知觉一般,身子歪倾了一下。朱九真连忙膝盖一曲,跪在 地上,这才稳住身形。

   张无忌连忙问道:「真姐,怎么了?」

   朱九真俏脸嫣红的瞟了张无忌一眼,低声道:「没事……脚麻了……」说着, 另一只腿也不由屈跪在地,这才舒服了些。待檀口重新将那硕大的龙头纳入口中, 朱九真只听张无忌又说道:「真姐,可要歇息一下?」

   朱九真只含糊的「唔」了一声,丰唇波浪般微微的翕动,那肉茎又寸寸没入 檀口。

   「喔……」张无忌再次仰起头,有些茫然的看向昏暗的屋顶,心中充盈起无 尽的满足感。

   小屋寂静,唯有三人长短不一的喘息以及不时响起的「嗞」「嗞」水声。朱 九真不停的俯仰臻首,粉腮微微内陷,旋起两个大大的酒窝。她感到小嘴有些发 酸,一股股津液从舌根处止不住的生起,向唇角溢去,不禁用力的吸了一下。 「嘶……」只听头顶上又响起一声嘶吟,她不禁睇眼瞟去,只见张无忌正龇牙咧 嘴的抽着气,那一张俊脸已微微扭曲。

   张无忌正感到无比的适意放松,浑身毛孔大张的贪享着肉茎上传来的畅美, 冷不丁的被朱九真用力地一吸,体内荡漾的快感顿时窜起一波滔天巨浪,小腹控 制不住的抖了一下。他禁不住抽了两口冷气,低头看向朱九真,只见她也正抬着 美目瞟向自己,不由心荡的道:「好真姐,对,就这样吸……」说着,绷住小腹, 希翼重享这销魂的极乐。

   「嘤」朱九真娇羞的嗔了张无忌一眼,吐出肉茎,将口中的津液咽下。她长 长的吐出一口兰气,绽启红唇,重新含住小半只阴茎,吸了起来。

   「对……就这样……噢……好真姐……」张无忌身躯激颤起来,喉间发出断 续的呻吟。

   朱九真感觉一口气尽,忍不住的吐出口中阳物,不禁又瞟了张无忌一眼,只 见他正俯视着自己,双目灼灼,玉面上已然失魂落魄。她不好意思再看张无忌, 便用小手将一缕青丝掠到耳后,又重新含住肉茎,吮了起来。

   张无忌被朱九真一下下的吸唆,欲望叠叠的汹涌起来,如激流般在体内急急 涌走,不停的冲刷着极乐的堤岸。朱九真蓦地一个用力长吸,让他顿觉那激流不 受控制的激荡起来,小腹又悸动的微微颤抖了一下。他喘着粗气俯瞰去,只见朱 九真娇躯微微前倾,臻首低垂,粉背细腰之下,两团挺翘硕圆的盈盈臀丘不知何 时悄然露出……朱九真的裤子已滑落到膝盖处。

   随着那肉茎不停进入口中,朱九真体内的欲潮也越来越荡漾,俏面上嫣红妖 娆,凤目湿盈欲滴,对吮吃这粗硕之物也越来越兴趣盎然。张无忌的连声呻吟让 她心中涌起莫大的成就感,她正用力的憋气吸住那硕圆的龙头时,忽然感到那肉 茎轻微的跳动了一下,接着只觉眼前一动,张无忌已急急的抽出了阴茎。

   失了口中物,朱九真一时感到微微的怅然,不由疑惑地望向张无忌,小嘴里 发出一声疑惑:「嗯?」却见张无忌喘着粗气俯下身来,将她扶着站立起来。
   「不要……」朱九真感到身子一紧,接着一轻,已被张无忌横着抱起,口中 不由发出一声娇吟,心扉却如被鹿撞般「咚咚」的跳动起来,仿佛预料到有什么 事情要发生一般……

  张无忌将朱九真轻轻放在东边的铺上,然后飞快的脱掉自己的上褂,又俯身 在朱九真的丰唇上亲了一口。

   朱九真「嘤」的一声,慌忙一偏臻首,羞怯的低吟道:「脏……」

   张无忌喘着粗气道:「不脏……真姐,这些日子我好想你……」

   朱九真心中蓦地涌过一些酸楚,心道:「……你若想我……为何又不见我… …」却听张无忌又道:「我几次去想见你,你都不在。」

   朱九真的芳心里旋即涌起一阵甜蜜,想道:「他来找我了……可惜我不在… …」她想着,不由脱口低吟道:「我……可能出去了吧……」还未说完,蓦地羞 赫不堪,满面殷虹,心中又道:「我……我为什么要应他?」

   张无忌说着也是暗自惭愧,这些日子与武青婴腻在一起,很少有单独出行的 机会,每一次送用具和食物给朱九真,却都不见她,又不敢多有耽搁,只能匆匆 而回。

   两人只说了两句话,却瞬时都心有灵犀了般,灼灼相望,眼中浓情渐起,渐 渐腻到化不开。

   「弟弟,不要……」朱九真迷离的看到张无忌直起身子,双手抚上她的腿, 娇躯不由又是一颤,檀口里呢喃的抗拒了一声,却软绵绵的耷拉着颀长的玉腿, 任张无忌脱去她的裤子和短靴……

  火盆里的炭火通红,将小屋烤的温暖如春。

   「他……不会醒来吧?」朱九真蓦地檀口轻启,颤抖的向张无忌问道。她瘫 软的躺在铺上,只觉浑身滚烫,却聚不起一丝力气,凤目迷离的半睁半闭,长长 的睫毛颤抖着,眼中满是张无忌健硕挺拔的赤体。

   「不会……」张无忌感到口干舌燥,嘶哑的说道。

   眼前的胴体美玉天成,纤秀高挑,肤如凝脂,欺霜赛雪,臻首明艳娇媚,脖 颈细长雪腻,一双硕圆的美乳丰盈挺翘,细腰盈盈一握,小腹平坦光滑,一从芳 草乌黑油亮,花团锦簇,那玉润,颀长,浑圆的两只腿儿笔直的并拢在一起,中 间不见一丝缝隙,足踝精致纤秀,小脚晶莹雪白……

  注视着这完美无瑕的胴体,张无忌的目光变得炽烈起来,体内的欲火如被泼 了油一般腾地窜起。他强忍着心中的悸动,轻轻的伏到了朱九真的丰盈玉体上。 触肤软滑,如若无骨,尤其胸膛下两团软肉,端个弹力无限,张无忌不由「喔」 的一声呻吟,欲焰暴涨,胯下的肉茎更是坚硬似铁。

   朱九真也是「唔」的一声闷哼,心中想道:「他比之前更重了一些……」想 着,两只皓臂不由的轻轻环到了张无忌的背上。忽然唇间一紧,小嘴已被张无忌 堵住,朱九真只僵了瞬息,檀口便自动张了开,任由他的舌头钻进口中。

   身下玉人凤目半闭,鼻息如兰,张无忌捧着那秀美的臻首,寻着朱九真的雀 舌,吮吸起甘美的津液。

   朱九真被张无忌重重的压在身上,却感觉仿佛轻飘飘的身处云端。她不自禁 的在张无忌身下扭动起娇躯,一双丰挺的堆玉乳儿被压成椭圆,水球般在两人胸 间蠕动着,那对浮凸的乳粒紧紧抵住张无忌的胸膛,轻轻摩擦着,愉悦销魂的感 觉传遍整个娇躯。朱九真的琼鼻中发出一缕压抑着的呻吟,仿佛风拂箫管发出的 轻轻呜咽,她的雀舌渐渐生涩的迎合起张无忌来。

   渐渐的朱九真被张无忌吮吸的失魂落魄,只觉心儿都快被他吸了出去,鼻息 也越来越急促。她蓦地挣脱了张无忌的唇舌,娇喘的道:「不要……脏……」
   张无忌灼灼的看着朱九真的眼睛,喘着粗气道:「不脏。真姐都不嫌脏,我 怎么会嫌真姐……」说着,在她的玉腿间跪起身躯,唇口一路上下吻去。

   「不要……」蓦地感到胸上一只敏感的乳蒂被张无忌吃入口中,朱九真的眼 神顿时迷离起来,丰润的红唇间发出了一声荡人心魄的娇吟,两只皓臂忽然紧紧 的搂住张无忌的头按向乳间。

   张无忌埋首那堆玉双乳,不停的吮吸舔咂,直把两粒红珠吃的高高挺立、傲 立霜雪时方恋恋不舍的将头继续向下移去。唇舌在雪腻的玉肌上一路蛇行,先在 那圆涡香脐上撩拨一番,又舔到了纤纤细腰下的平坦小腹上。

   当下颚触到了一丛茂盛的毛发,微微发痒,一丝若有若无的骚气钻入了张无 忌的鼻腔。他喘着粗气直起身子,轻轻的掰开了朱九真的颀长玉腿。

   朱九真感到双腿被大大分开,心中羞怯无限,颤抖着长长的睫毛,向张无忌 睇眼瞧去,只见他目如赤火,直直盯向自己的腿间,不由「嘤」的一声低吟,小 手慌悸的遮在了凤目上,浑圆颀长的腿儿却不堪的颤抖起来,花径内也蓦地一热, 流出许多水来。

   张无忌扶着两只圆润的玉膝,双目眈眈的看向那私密的妖娆处。小腹平坦雪 腻,臀瓣莹似皓月,玉腿颀长如柱。一团茂盛卷曲的耻毛油汪黑亮,芳草之下, 牝户上馒头般拱起,曲线天成。在圆圆鼓鼓的牝户中间,一道盈湿细缝被两片嫩 红的肉唇夹在中间,三两根油汪黑亮的耻毛蜷生周围,仿若杨柳拂春水,直看得 张无忌莫名惊魂。他忽然深深吸了一口气,把头俯了下去。

   「不要……那里脏……嘤……」朱九真感到张无忌埋首在自己的耻毛处,那 滚烫的呼吸让自己湿痒难当,心中更是慌乱的荡漾起来,小嘴里颤抖的呻吟道。
   「不脏……真姐不是今天刚洗过澡么?」张无忌喘着粗气说道,他把脸埋在 耻毛中,一缕缕淡淡的骚气钻入鼻腔,让他更是性致勃发,神魂跌宕。

   「可是……人家……小解过……呀……」朱九真强忍着内心的悸动,断续的 娇吟着,却蓦地又一声失魂落魄却高昂清丽的鸣叫从小屋内响起。她只觉一条粗 糙柔韧的物事忽然捻在了自己的私密处,顿时心肝都被揉成了一团般,强烈的悸 动刺激的她檀口大张尖叫起来,先是娇躯剧烈一颤,接着颀长双腿紧紧的夹住了 那钻到腿间的脑袋。

   随着那粗糙的软物在花溪内捻上两下,一股股热流顿时从颤抖的小腹深处涌 向娇嫩沟壑,令朱九真麻痒难当。可是这种异样刺激的畅美和难过让她又羞于放 口呻吟,也不敢呻吟,唯恐惊醒了卫璧,只能咬紧贝齿苦撑,娇躯筛子般的颤栗 起来。

   只舔了两下,那花径中的阴液已汩汩泌出,瞬间溢满了张无忌的嘴边。他欲 念更是大炽,舌头在那幼嫩油滑的勾缝处一下下的趟佯起来。

   朱九真的俏脸变的殷虹,娇艳的似要滴出血来,一声声压抑的娇吟从丰唇间 断续的迸出。

   感到脑袋被一双嫩滑的大腿紧紧夹住不能移动,张无忌一边舔弄着,一边扶 住朱九真圆圆的膝盖向两边分去。

   朱九真只颤抖两下,双腿便软绵绵的分开,在铺上如柳枝扶风般不停摇曳, 两只小小天足在铺上来回无意识的蹬扯着。

   张无忌的舌头触上一个小小的肉粒,他感到朱九真忽然抽搐了一下,娇吟声 也大了几分,心中大动,便舌如巧簧般在那肉粒上不停的舔弄起来。

   「不要……那里……呀……」朱九真不由又发出一声难抑的鸣叫,双腿在铺 上急速的摇摆了几下,接着颤巍巍的抬起,圈住张无忌的脑袋,小腿交扣在了张 无忌的背上,小脚不停弓曲,十个玉润脚趾时而舒张时而蜷缩。在张无忌的快速 舔弄之下,她感到体内的春潮被强烈的刺激销魂搅动的澎湃滔天,快速的向泄身 的堤岸边缘浪涌而去。

   此时张无忌也已被欲火炙烤的迷乱不已,朱九真腿间散发的气味更让欲念不 断上涨。他对朱九真的呻吟恍若未闻,只顾快速的用舌头嬉弄着那小小的红珠, 唇鼻上糊满了滑滑的清液。

   朱九真双腿忽然又紧紧夹住张无忌的头,檀口颤抖的哀吟道:「不行了……不要舔了……好弟弟……受不了了……哟……」说着,她的如雪肌肤上涌起晕晕 桃红,檀口里哑哑发出了一声「呃」的闷哼。她蓦地茫茫然曲起身子,凤目怔怔 的瞪向张无忌,皓臂也颤抖的伸出,捧住张无忌的后脑上。

   「呀……」一声压抑不住的吟叫从小屋内发出,高昂清脆,犹若凤鸣九天。 小屋内,朱九真像被抽去了筋骨般,瞬间瘫软了娇躯,仰躺在铺上……

  不过过了多久,朱九真方恍恍惚惚的醒来,一时不知身在何地,只感觉自己 是做了一场没有记住的梦。她抬眼看去,却见昏暗之中,张无忌正跪在自己腿间, 目赤如火的看着自己,俊脸微微扭曲,他的胯间……那根粗长的硕物正斜斜地向 上挺翘着。

   瞬间,记忆如潮水般拥进了脑海,朱九真心间不由又慌又羞,没想到张无忌 竟给她舔吃穴儿,也没想到自己竟被吃的泄了身子,感觉还是那么的强烈。
   「真姐……」张无忌喊道,他握着朱九真的玉膝轻轻的分开。

   「不要……」朱九真丰唇蠕动了一下,感觉说出了这两个字,可是耳中却没 有听到。

   当圆圆的异物顶在了桃源密处,朱九真的心又悸动的跳动起来,接着感到那 刚刚吮吸过的阳物慢慢的挤进了体内,仿佛要把身子都撑的裂开般,心中更是慌 乱的想道:「好粗……」

   张无忌肏进朱九真滑嫩的蜜穴,顿时感到肉茎如被数只柔若无骨的小手握了 摩挲一般,浑身的欲浪顿时汹涌起来,不禁赞叹道:「真姐,你的穴儿好美……」 这蜜穴虽不如武青婴的那般紧致,却生的层峦叠嶂,仿若无边无际,端个各有千 秋,难分轩轾。他一边贪享着肉茎被那嫩穴包裹的快感,一边深吸了一口气,缓 缓的伏下身去。

   被张无忌压在身上,朱九真不禁又闷哼了一声。眼前的昏暗,蜜穴内的麻涨 感加上身上的重量让她有一种熟悉的感觉,不禁又想起自己失贞的那一夜。当时 自己酒醉,第一次的感觉在脑海里并不清晰,但是此时张无忌压在身上顿让这感 觉重叠起来……实在太相似了,身体上相似的重量,花径内相似的粗长……只不 过上一次是表哥,朱九真蓦地又想起正在旁边昏睡的卫璧,蓦地打了个激灵,无 来由的心中又道:「我为什么会跟他说我什么都愿意……今天为什么要喝酒……为什么要拉住他……后面竟还给他吃……」

   「难道男子的都一样粗吗?可是春画里为什么不一样?」朱九真不敢直视张 无忌灼灼的眼神,把臻首偏向一边,凤目微闭,心中接着胡乱的想道,同时感觉 到那粗长的肉茎在蜜穴里滑动起来,紧闭的小嘴间又忍不住的挤出一声呻吟: 「唔……」

   「为什么会这样?」泄身后的花径格外的敏感,强烈的摩擦刺激让朱九真清 醒了一些,不禁扪心自问道。这个强迫欺辱过自己的少年,正在自己的娇躯上蠕 动着,而这却是自己愿意的,甚至是主动的。

   「我为什么要主动?为什么一错再错?这样对得起表哥么?我为什么会跟他 说我什么都愿意?是给自己找的理由吗?难道我喜欢被他欺辱么?我为什么这么 贱……我的身子是给了表哥……为什么还主动去勾引他?难道我真的天生淫荡么?」 娇躯被张无忌冲撞的不断抖动,朱九真忍着花径和玉体上传来的摩擦刺激,心中 胡乱的想。她偏着臻首,贝齿咬在丰唇上,眼中不由露出哀婉的眼神,长而整齐 的睫毛颤抖着,一行清泪溢出眼眶,沿着俏面蜿蜒而下……

  泪眼迷离中,朱九真却见自己带来的一个小小包裹正放在枕边,不由又想: 「这个床铺,在这个铺上,我被表哥夺去了……不料刚睡了两日如今又被他……」 她悄悄擦了擦眼角的泪滴,臻首蓦地被张无忌轻轻掰正,接着芳唇就被张无忌喘 着粗气的嘴给吻住。

   随着那粗长肉茎的不停抽出耸入,一波波强烈的麻酥伴随着欲裂的充实感传 遍全身,朱九真感到泄身后徐徐退却的极乐余韵竟又重新在体内荡漾起来,双手 不禁抓住身下厚厚的茅草,在手中不断的揉捻着。

   包裹着肉茎的花径极为紧致,滚烫无比,层叠的幼嫩膣肉仿佛数只小手在肉 茎上不停的套撸抚弄,让张无忌心中直呼销魂,肏弄的速度逐渐加快起来。
   泄身后的蜜穴也极为敏感,张无忌的每一次抽耸都像指甲划过了心尖,痒痒 的麻麻的感觉协裹着丝丝舒爽汇遍全身,也让朱九真感到莫名难过。她忽然不耐 的扭动了一下,接着感到小腹一热,又溢出许多水来,修长的玉腿不由轻轻勾在 了张无忌的臀股上。

   包裹着肉茎的蜜穴越来越滑,仿佛摩挲的小手上涂了油,不知何时小屋内响 起了「唧唧」的水声,花径内壁也越来越烫,让张无忌感觉置身在一个火炉中, 他更是焦躁难安,欲火如炽,忽然喘息着抬起上躯,低头含住一只嫣红高挺的乳 尖。

   「哟……」一股强烈的吸力袭来,让朱九真瞬时感觉难以呼吸。她倒抽了一 口冷气,双臂颤悠悠的搂住了张无忌的脑袋,用力的揽向酥胸。

   乳肉贴面,馨香入鼻,张无忌不禁神魂颠倒,大力的吮咂起口中的乳珠来, 把体下的朱九真吮弄的娇躯狂颤,檀口里连抽冷气。直到口鼻憋闷的喘不过气来, 张无忌方舍了口中红珠,喘息着道:「真姐,你到上面吧。」说着跪直身子,双 手从朱九真肋下穿过,将她抱坐在自己的胯上。

   朱九真殷虹满面,失魂落魄间任由张无忌抱着坐起,不料一下子坐的实了, 只感觉那肉茎几乎耸到了胸腔内,牢牢的顶在花径尽头的那团无边娇嫩的软肉上, 瞬间喉咙都如被那肉茎塞住了一般,不由仰面发出一声嘶哑的哀鸣:「顶到了呀……」说着,两只小手急急攀住张无忌的肩膀,双腿一撑抬起了臀股。

   只听「啵」的轻响,肉茎脱出了蜜穴,却有一丝透明的黏液从泥泞的蜜穴上 垂下,如蛛丝般连着龙头,随着颤动的臀丘不停摇曳。朱九真攀住张无忌的肩膀, 娇躯剧烈的颤栗着。她臻首微仰,双目有些迷茫的看着昏暗的屋顶,微张的檀口 半张,不断的娇喘着,又仿佛在无言的倾诉着什么。

   张无忌半仰的上躯,看着胯上赤裸的胴体,丰盈凸翘,柔滑粉嫩,那臻首殷 虹,丰唇妖娆,媚目盈盈的像是要滴出水来。他不禁心怡的赞叹道:「真姐,你 好美。」说着,双手握在了朱九真的挺翘臀丘上搓揉起来,入手盈润,弹力十足, 厚重异常。待朱九真的喘息稍微平息,他便急急的扶着那臀丘又向下引去。
   朱九真「嘤」的一声,星眸半闭,却柔顺的随着张无忌的动作,玉臀缓缓向 下坐去。

   张无忌低眼看去,只见自己的龙头挤开两片肥嘟嘟的肉唇,抵在那嫩红的玉 蛤小口处,只稍一停顿,便破红裂玉,没入紧窄的花径之中。那花溪也被撑得分 开,露出一道妖娆的湿盈。

   待肉茎没入蜜穴大半,张无忌只觉龙头一紧,胯上的娇躯也是一僵,他便扶 着那翘臀又缓缓抬起,待只剩龙头余在蜜穴内时,再次握着臀丘缓缓压下,口中 同时说道:「真姐,你动一下……」

   朱九真双目半闭,星眸不敢注视张无忌,越过他的头顶看向屋门。那臀丘被 张无忌引的几个起伏后,便自动的蹲坐起来。

   张无忌贪享着肉茎被花径嫩肉包裹摩擦的快感,看着胯上起伏的娇躯,不禁 满足的叹了口气。随着朱九真的缓慢蹲坐,两只挺翘的硕乳细腻的酥胸上颤悠悠 的弹跳着,如若晨间树叶上的朝露在徐风中滚来滚去。朱九真臻首半仰,盘起的 发髻让她的俏脸更先纤长清丽,此刻却带着羞涩的柔靡。张无忌忽然伸出手去, 将朱九真的头钗拔了下来。

   瞬间青丝如瀑飘散,披了下来,遮住了粉腮,也洒落在瘦削圆润的香肩上。 朱九真一甩头,将乌发甩到脑后,见张无忌正耽耽的看着自己,眼神中满是迷醉, 心中不由羞怯不已,禁不住低声嗔道:「干什么……」

   颀长的雪白玉颈,清丽的殷虹臻首在如云黑发的映衬下显得格外明艳,张无 忌看的怔怔,口中说道:「我喜欢真姐的长发。」刚刚朱九真那一甩头的动作端 个妩媚,更让他心魂摇曳,不由又道:「我喜欢看真姐长发飞起来,好美……」
   朱九真听了张无忌的话,心中更是娇羞,蓦地又涌起甜蜜的欢喜,檀口嗫嚅 了两下却没有说话,贝齿不禁咬住了丰唇。她皓臂扶在张无忌的厚肩上,细腰轻 扭,臀丘的起伏不觉间加速起来。

   一下下的起伏,朱九真一对丰盈的乳房象雪兔一样在胸前欢蹦弹跳,挺翘的 小小乳蒂也在空中不停飞舞摇曳,画出一道道嫣红妖娆的轨迹。她的动作逐渐加 快起来,檀口里不自禁的发出一声声呜咽般的娇吟……

          第二十五章卫璧除夕表衷情

   肉茎上传来的极致畅美,眼前跳跃的妖娆美乳只让张无忌荡漾非凡,口干舌 燥,忽然双手握上了那弹跳的兔儿,口中喘息的道:「真姐,你知道我们只是什 么姿势么?」

   朱九真听到张无忌如此孟浪的问话,心中又是羞怯又是荡漾,只自顾着起伏 娇躯,却不答张无忌。

   张无忌见朱九真的含羞媚态,心中更感销魂,于是又追问道:「真姐,说嘛, 这是什么姿势?」说着,双手在那丰盈的乳肉上用力捻揉了一下。

   朱九真被追问的心神慌乱,酥胸上蓦地又传来一波汹涌的酥麻畅美,她忽然 耐不住的慌乱低吟道:「我哪里知道……」

   其实当时风气浮靡,大户人家的女子多半对男女之事有些耳濡目染,也多私 藏着一两本春宫画儿,朱九真自也不例外,只不过她终比武青婴矜持很多。现在 让她答这种浪荡话儿,她又如何肯说?

   张无忌见朱九真满脸慌羞,以为她真的不知道,不禁大是得意,说道:「真 姐,这叫观音坐莲。」

   这姿势朱九真其实在春画里看过,也知道的名称,却装作不知的嘴里说道: 「从哪里知道这些乱七八糟的……」芳心内却想:「肯定是武青婴这浪丫头乱教 他的……可这姿势……明明叫琴瑟合鸣来着……观音坐莲可需你躺着……」想着, 她的芳心却更加荡漾,只觉花径内变的油滑无比,起伏的速度不由愈加快了,俏 脸上也更加变的柔媚起来。她却不知,这名称乃是张无忌自己理解错了,张无忌 以为只要是女子坐在上面便是观音坐莲,却不知女上位尚有多种说道。

   花径内越来越湿滑与朱九真的加速套弄让张无忌感到更加的舒爽畅美,看着 在身上的玉人俏脸潮红,星眸迷离,红唇妖娆,端个是极致妩媚,张无忌不由搂 住朱九真的纤纤细腰,从下面往上一顶,顿时全根尽没,那肉茎的龙头又触到藏 于小腹内的花心上,无尽软绵娇嫩,微带蠕动的触感顿让他销魂迷醉、朱九真 「哟」的一声,顿被这猝不及防的一击顶的花枝乱颤,娇躯不由一软,翘臀微微 抬起,皓臂攀缠在张无忌的脖颈上,娇喘兮兮。

   「真姐,舒服么?」张无忌嘻笑道,刚刚那销魂的一触让他欲火如炽。
   朱九真不由瞪了张无忌一眼,微微羞恼的口中嗔道:「你不要动……否则我 就不来了……」

   「那你快些,真姐。」张无忌说道,一边握着朱九真的细腰往下按去。
   「唔……」朱九真羞怯不堪,却感觉浑身发烫,欲浪在娇躯内不停的荡漾着, 让她心魂摇曳。她睇了张无忌一眼,粉润的翘臀却听话的又坐了下去。

   「对,真姐,再快些……喔……」张无忌看着胯上不断颠动的娇躯,销魂不 已的说道。

   「嘤」朱九真娇喘着,两只小手紧紧攀住张无忌的脖颈,翘臀不停的起伏, 将那蜜穴里的粗长肉茎吃入又吐出。她的臻首不时的摇动,仿佛是想将无名的难 过摇将出去,又仿佛不堪那肉茎插入体内带来的刺激。

   一头披散的秀发随着摇晃的臻首飘散如瀑,有数缕绕过脖颈披落到盈雪的酥 胸前,在跳跃的的丰盈美乳边抛来抛去,不时摩挲着其上两只傲挺的嫣红乳蒂。 乌发,雪乳,红珠,黑白红相映成趣,别样妖娆,只把张无忌看的神魂摇曳,觉 得阴茎涨硬的像要炸了一般,不由再次握住那不断弹跳的丰盈臀瓣向下按去,肉 茎也耐不住的从下向上顶了起来,接着把头一低,吃了青丝半绕间的一只红珠。
   「嘶……你不要动啊……哟……弟弟……哟……太深了呀……顶到了……」 朱九真猛地又感到花心被张无忌顶到,一阵强烈的悸动涌上心头,不由倒抽了一 口冷气。酥胸上传来一股强烈的吸力更让她心慌意乱,瞬时感到不能呼吸,还未 回过神来时,那肉茎已经微微抽出,旋即又复卷重来,再次抵在花心上。

   张无忌此时已被体内欲潮冲刷的微微迷乱,不管朱九真的断续娇吟,只顾把 住丰盈的玉臀,不停的挺动阴茎,每次都全根没入,贪享那一触极致的美妙。
   被龙首一下下的点着花心,朱九真的娇躯被激的簌簌发颤,体内的欲潮也仿 佛被那肉茎搅得滔天澎湃。她感觉渐渐的没了力气,只能皓臂紧搂张无忌的脖颈, 努力的抬高翘臀想逃离那凶猛的撞击,双腿也麻木起来,筛子般颤动着,摇曳个 不停。

   「没力气了呀……」一声娇吟从朱九真的丰唇间迸出,她蓦地皓臂换扣住张 无忌的脖颈,颤悠悠半蹲起来,将那蜜穴脱离了肉茎,口间娇喘兮兮,娇躯上已 是香汗淋漓。

   张无忌也是粗喘连连,刚刚从朱九真胯间从下而上的肏弄也颇为不便,他舍 了口中红珠,抬头在朱九真红唇上吻了一下道:「真姐,那你趴着……」

   随着张无忌的双手掰弄,朱九真只是微微抗拒便柔顺的跪趴在铺上。青丝如 瀑低垂,遮住了她的如玉臻首。

   玉腿修长笔直,浑圆粉腻,那冰玉雪臀也因腿长显得格外高挺,其间秘处雪 腻嫣红相间,妖娆泥泞,散发着可以让人窒息的强大魔力与极致诱惑,纤腰低沉, 紧致一握、粉背玲珑,香肩如削……

  张无忌跪在朱九真臀后,眼前的美景只看得他莫名惊魂,不由吞了口唾液。 他忍住激烈的心跳,将红润的龙头抵在了那一道嫣红勾缝里犹自不断张合的玉蛤 小口上。

   「唔……」朱九真娇躯不由一颤,感觉自己的穴儿包着那抵进的半只龙头自 动的蠕动起来,心中又羞又荡,檀口里控制不住的又低吟了一声。

   张无忌看到那桃源口的蠕动,心中也是激荡莫名,双手握住朱九真的细腰, 深吸了一口气,接着臀胯一挺,那肉茎便如犁开沃土般劈波斩浪,没入了蜜穴内。 两片嫣红的肉唇被挤的向两边分开,犹如花瓣在阴茎周围绽放,盈润妖娆。
   「嗯」朱九真娇躯不由一僵,臻首一抖,这个姿势让她感觉入体的肉茎极粗, 仿佛要把臀股撑裂了一般,不由把跪着的双腿颤抖的向两边又分开了一些。
   肉茎入得花径中,顿被包裹的严严实实,像被无比软嫩的小手紧紧握住一般, 没有丝毫缝隙。张无忌舒畅的只想仰天长啸,不由叹息道:「真姐,你的穴儿太 美了。」

   「嘤」朱九真闻言低哼了一声,不知是应答还是不堪的娇吟。她蓦地感到臀 丘上一重,连忙双腿用力撑住,却又感到胸前一轻,双乳已被张无忌捧在手中。
   张无忌身子前倾,双手握住朱九真酥胸下两只硕盈的美乳,滑嫩无比,仿佛 手中物如两只硕大的玉球一般。他的心中荡漾非凡,一边揉抚着手中物,一边拉 臀如弓,又向前一耸。

   「哟」朱九真娇躯被撞的向前一荡,感到穴中的那根阴茎慢慢的耸动起来, 顿又把她体内的欲潮搅的荡漾起来。

   随着阴茎的肏弄,那蜜穴中很快又泌出许多水来,油油滑滑的,小屋内又响 起轻微「唧唧」水声。舒爽的感觉让张无忌心神迷醉,不由趴到朱九真的粉背上, 贴在她晶莹的耳边喘气的道:「真姐,我们在老汉推车喔……」「嘤」张无忌的 趴伏让朱九真有些不堪,她努力的负着背上的体重,心中却不由的想:「……不 对……明明是男耕女织……」正胡思乱想着,却蓦地听「啪」的一声轻响,她顿 被吓的一个激灵,娇躯也不由一僵,连忙抬头看去,却见青丝的缝隙间,那火盆 内燃起一团小小的火焰。

   响声也吓了张无忌一跳,待看了之后方落下心来,却同时感到朱九真的花径 一紧,肉茎上舒畅的刺激顿又强了三分,他不由把胯股向前一耸,仿佛想让肉茎 寻个更销魂的所在一般,同时在朱九真耳边轻轻说道:「真姐别怕,是树枝烧爆 了。」

   「哟」蓦地感到花心又被那硕圆的龙头触到,强烈的刺激让朱九真禁不住的 又发出一声娇吟,撑在铺上的小手向前挪了一下,又低声问道:「他……不会醒 来吧?」

   「不会。」张无忌喘着粗气说道,同时抽去阴茎,蓦地又大力的肏了进去。
   「呀……太深了呀……」阴茎的全根没入让朱九真娇躯簌簌颤抖起来,花心 再次被捻到让她体内欲潮更加高涨,愈加澎湃起来,不由又说道:「快点吧……莫等他醒来……」

   「嗯」张无忌也怕武青婴来了撞见,便道:「那我快些弄。」说着,他半蹲 而起,双手捞住朱九真的硕盈双乳,摆臀如弓,有大力的将肉茎肏进那玉臀美腿 间的穴中。

   「呀」朱九真顿时臻首一仰,红润的丰唇间压抑不住的发出一声尖叫,娇躯 同时向前一倾。青丝半掩下,那殷虹的俏脸妖娆妩媚,凤目迷离。

   「真姐,忍着些……我们快些到……」张无忌目如赤火,喘着粗气说道。他 半蹲在朱九真臀后,双手改攀在她的秀肩上,胯间的肉茎不断进出那泥泞妖娆的 蜜穴,带来的快感窜入体内,让他依然失魂落魄,筛子般的摆动着臀股。随着他 快速凶猛的肏弄,肉体撞击的「啪啪」声响彻小屋,清脆悦耳。

   朱九真感到那龙头雨点般的点在花心上,阵阵强烈的刺激销魂也迅速的窜遍 全身,体内的欲潮变的如雨后春塘,池水迅速蔓延,直奔那极乐的堤岸而去。她 娇躯簌簌的剧烈抖动起来,脑中变的迷迷糊糊,不禁的又想:「为什么对不起他……是他将自己推给了张无忌……也罢……」想着,趴伏在铺上的四肢变的更加 酸软无力,朱九真却紧咬着丰唇,拼命的抵御着臀后连续凶猛的撞击和极致的刺 激与销魂。一声声压抑不住的娇吟从紧咬的丰唇间挤出,在小屋内婉转飘摇,绕 梁低回。

   张无忌骑在朱九真的翘臀后,狂猛的肏弄着。花径内娇嫩的膣肉、花心无尽 销魂的软绵娇嫩和蠕动触感直让他失魂落魄,似癫若狂。

   「弟弟……我……我要……到了……」蓦地一声嘶哑柔靡的低音从朱九真唇 间哆哆嗦嗦的发出,她颤抖的回过臻首,直直的瞪向张无忌,凤目中已满是迷惘 和春潮。颤抖的娇躯上,如雪的肌肤下透出了桃红的妖娆,修长浑圆的大腿又禁 不住地摇摆起来。

   「真姐……我也快了……」张无忌俊脸扭曲,龇牙咧嘴的说道,一边牢牢箍 住朱九真的双肩,不让她摇摆娇躯,一边张口凑了过来,与她的红唇吻在了一起, 舌头直往檀口中钻去。

   朱九真「唔」的一声便双唇合住,雀舌轻起,与张无忌的舌头紧缠在一起。
   张无忌口里含着朱九真的舌头,手捞着浑圆香肩,胯下快速的肏弄着。两具 青春的肉体紧缠在一起,那姿势仿若一对正交媾的小公犬小母犬一般。

   朱九真只觉花径愈来愈烫,其内销魂的快感越来越强烈,蓦地一种罪恶的念 头从心底升起:「……就这样吧……随他……要死了……」想着,忽然本能的摇 曳起丰挺的翘臀,如逆水行舟般,向不断肏弄着自己蜜穴的肉茎迎凑而去。她感 到,那欲潮已经漫上极乐的堤岸,而自己的灵魂正慢慢变轻,飘飘然的随时可能 会飞到体外。

   「呀……」一声低哑的门声想起,接着门轴转动,光线照进了小屋内。
   朱九真只觉这声音仿佛从很遥远的地方响起,将她从美梦中惊醒一般,接着 半闭的凤目发现小屋亮了一些,不由迷糊的想道:「天亮了吗?」却又感觉隐隐 哪里有些不对。正在这时,她忽然感到张无忌将舌头从自己的小嘴里抽出,接着 又听他喘息说道:「青姐……你怎来了……喔……」

   朱九真闻言大惊,连忙转头望去,果见一条娇小的身影站在门口,顿时吓得 一个激灵,口中慌悸的吟道:「青妹……」正吓得不知所措时,她忽然感到体内 那肉球蓦地凶猛一冲,已死死的抵在了自己的花心上,顿时小腹禁不住的抽搐起 来,接着一大股水儿从内喷出,直涌花径而去,口中蓦地欲仙欲死的嘶吟道: 「不要……抵到了……呀……死了呀……」呻吟间,朱九真脑中被那泄身的极乐 快感刺激的脑中一片空白,浑身一阵剧烈抖动后蓦地软如稀泥,四肢一软,瘫软 的趴伏在铺上。

   张无忌见武青婴站到门口,也是大惊,却同时感到刺激莫名,肉茎在蜜穴内 控制不住的抖动几下,接着小腹也抽搐起来。他本能感到不妙,连忙死死的抵住 花心,以图贪享最后一息的销魂,只过了瞬息,一大股热烫的水儿便浇在了龙首 上,顿让他在控制不住的身躯一抖,精窍大开,汹涌的阳水直像朱九真的蜜穴内 喷去。

   喷射中,身下的朱九真忽然瘫软趴伏到了铺上,那蜜穴便裹着肉茎把张无忌 也带趴在她的粉背上。

   两人交叠的趴伏,在武青婴面前更感刺激莫名,悸动之中阴阳精门大开,俱 泻的个浑浑噩噩,天昏地暗。

   迷迷糊糊中,两人听武青婴道:「是啊,我送药粥来了,真姐和小弟大耗体 力,一会可需好好补上一补。」

   武青婴说完,张朱两人感到小屋一暗,只见竹门已经从外面掩闭起来……
  两人穿好衣物出门,只见武青婴正坐在门外的石凳上。朱九真潮红微消的脸 又变的殷虹,垂下臻首不敢看她。

   武青婴似笑非笑的看着眼前两人,忽然娇声说道:「真姐,小弟,来吃粥吧。 我熬了许多时候,补身子的,真姐可要多吃一些。」

   ……

  日渐西斜,卫璧依然昏睡。

   张无忌又替卫璧检查了一下,说道:「应该不碍事了,以后好好静养就是。」
   武青婴在一旁听了,忽然说道:「小弟,我们该回了。」

   朱九真顿时芳心一跳,连忙抬眼向张无忌看去,却见他正灼灼的注视着自己, 武青婴也在旁边笑看着自己,顿时一慌,连忙又低下头去。

   张无忌看向朱九真,犹豫半晌,忽然道:「真姐,你……」

   朱九真一听到张无忌的声音,心更加悸动的狂跳起来,似乎等待着张无忌说 些什么,又害怕他说些什么,却听武青婴突然截断了张无忌的话笑道:「真姐, 可要麻烦你照顾师哥了,真的多谢你了。」

   朱九真心中一紧,不由抬头期待的看向张无忌,口中却呐呐的说:「是啊, 我要照顾表哥……你们走吧……」

   张无忌直直的看了朱九真片刻,忽然又道:「那……真姐,我明天再来看… …看卫相公。」

   朱九真闻言心中稍慰,小嘴里「嗯」了一声。

   武青婴在一旁又笑道:「是啊,真姐,明日我会与小弟一起来。」

   ……

  夕阳下,张无忌和武青婴的背影愈行愈远。

   只见武青婴娇躯紧紧贴在张无忌的身上,正抬着臻首笑着与他说些什么,朱 九真心中涌起深深的失落,忽然琼鼻一酸,凤目中盈满了泪水。

   正在这时,小屋内忽然响起了一声嘶哑的声音:「表妹……我想喝水……」
   朱九真连忙擦了擦眼角,应道:「来了,表哥你醒了?」

   武青婴抱着张无忌的胳膊,笑眯眯的看着他,忽然问道:「小弟,我和真姐 谁更美?」

   张无忌看着武青婴脸上促狭的笑意,连忙道:「当然是青姐美。」

   武青婴闻言笑意更浓了几分,蓦地咬了咬花唇,柔媚的又问:「那真姐和我 的那个……有什么不同?」

   「嗯?不同?」张无忌看向武青婴,却见她满面桃花,媚意妖娆,心中四友 了然,嬉笑的道:「你比她厉害多了,也会销魂多了。」

   武青婴闻言得意一笑道:「那当然,人家可是会秘法……我是问那个的区别。」
   张无忌心中荡漾,却疑惑的问:「哪个?」

   武青婴娇躯不依的扭动一下,口中娇嗔道:「啊呀,你坏死了。我是问……两人……两人的穴儿可是一样的?」

   张无忌听武青婴如此大胆的问话,又见她俏脸微红,笑意妖靡,肉茎顿在裤 子里跳动了一下,微微的翘起,不由一把握住手下挺翘浑圆的翘臀,狠狠的抓捏 了一把,说道:「你端是个小妖精……」

   武青婴娇躯扭动,却在张无忌身上贴的更紧,口中柔媚的吟道:「人家可比 你大,你需叫人家小妖精姐姐。」

   张无忌听得如此浪荡之语,顿时鼻息粗重起来,手掌在那弹力十足的臀丘上 揉搓起来,口中说道:「小妖精姐姐,可是又想被肏了?看我回屋不……」
   武青婴被他揉捏的心慌意乱,吟道:「番才方与真姐销魂,现在又想来欺负 我?」

   张无忌被武青婴柔靡之语弄的欲火大起,忽然一把抱起她娇小的身躯,向屋 子快步行去。

   武青婴挣扎了一下,皓臂便搂住了张无忌的脖颈,在他耳边腻声吟道:「看 我不把你……榨的干净……免得你再去寻她……」

   怀中玉人莺声鹂语,吐息如兰,张无忌忍不住的俯首向那翕动的花唇上吻去。
   武青婴嘻嘻一笑,将臻首一偏,口中又道:「小弟说嘛,我两的穴儿有什么 不同……」

   ……

  艳阳爬过东边的山崖,挂在如洗的碧空中。

   今日无风,谷间似乎变得暖和了一些,白雪也开始消融,让地上泥泞了许多。
   卫璧出完恭,在朱九真的搀扶下,一步步的往回走。

   朱九真虽可以扶着他到出恭的地方,可是男女有别,具体事情还需他亲力亲 为。病后的虚弱无力,腿伤,再加上这几日饮水太少,使得他出恭非常困难,好 不容易完成了,却出了一身的虚汗。也所幸受伤前吃的甚少让他今日才有排泄的 欲望,不然排泄在铺上可是不妙。

   在朱九真的搀扶下,卫璧走几步歇一步,好不容易走到小屋面前,抬眼一看, 却见有两人从屋内走了出来。见到这两个熟悉的人儿,卫璧瘦弱的身躯顿时剧烈 颤抖起来。他怔怔的看着武青婴,只见她娇小的身躯上穿着一袭白色的粗布棉袍, 长长的青丝被布带简单绾住,绕过纤秀的玉颈搭在胸前,黑发衬得她蛋清般的雪 润小脸愈加稚嫩青春。张无忌和武青婴一样穿着白色的粗布棉袍,虽然衣服简陋 粗糙,比自己和朱九真身上的旧服要整齐很多。

   武青婴有些羞愧的看向卫璧,花唇轻绽,呐呐的喊道:「师哥……」卫璧听 到武青婴的声音,蓦地瘦脸扭曲,咬牙切齿的道:「你给我滚……你们滚……」
   武青婴不由退了一步,又怯怯的道:「师哥,我……」

   卫璧又吼道:「滚,给我滚!」说着,拐着向前迈了一步,颤巍巍的举起手 中作拐杖的树枝,向武青婴劈头打去。

   武青婴闪步让过树枝,俏脸羞的通红,向朱九真望去,见她一脸漠然,不由 又转头求助的向张无忌看去,却见他低头脑袋,灰头土脸的躲在自己背后。刚刚 张无忌与武青婴站的并列,卫璧树枝劈来,她退开一步,张无忌却退了三四步, 颇有随时准备抱头鼠窜之势,武青婴慌乱之中不由又哭笑不得。

   张无忌不敢看卫璧,在武青婴身后用手指捅了捅她的后背,口中低声道: 「还不快走!」说完率先转身就走。

   卫璧看着两个落荒而逃的背影,忽然感到一阵眩晕,几乎站立不稳。

   武青婴走了几步,不放心的回头看去,却蓦地听卫璧在屋内吼道:「我不要 你的臭东西,表妹,把它扔掉,扔掉……」接着便见带来的鸡兔鱼被抛到了门外。
   卫璧坐在铺上,瘦弱的身躯不停的颤抖。他大口的喘息着,忽然提起酒坛向 碗中注起酒来。

   武青婴停下脚步,却见张无忌已经远远逃开,正躲在一棵树后,只探出一个 脑袋向这边看来。她不由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心中的愧疚莫名的轻了许多,当下 不管张无忌,转过娇躯,只见朱九真正拎着野物向自己走来。

   朱九真提着野物来到武青婴面前,轻声道:「你拿回去吧。」

   武青婴低声道:「你做给师哥吃吧……他需要补身子。」

   朱九真道:「你听到的,他不要。」

   武青婴道:「那你偷偷收下,明日再做给他吃。」

   朱九真叹了一口气,软声道:「既然你心里还念着他……为何……唉……当 时他对你多好……」

   武青婴闻言,鼻子忽然一酸,她嘴唇动了动却没有说话,只听朱九真又道: 「他看得出来的……放心,我带过来一些吃的,不会饿着他。」

   朱九真说着,把手中猎物递给了武青婴。武青婴低头接过,怔怔站了半刻, 才低声道:「那……真姐,我回去了。请你……师哥烦你照顾了。」

   朱九真看着武青婴的后背,不禁又叹了口气,却见她又转过身来。

   武青婴转身看着朱九真,轻轻的又道:「真姐,这白鱼利于治伤。我将鱼放 在那边的芦苇里,你明日去捡了来做给师哥吃,就跟他说是搁浅被芦苇绊住的。」 说完,转身便向潭边走去。

   ……

  张无忌见武青婴向自己行来,嘿嘿干笑两声,也不说话,和武青婴一起向自 己的屋子行去。

   到了屋内,张无忌才又干笑着道:「青姐,我见卫相公有些惭愧……」
   武青婴仰首横了他一眼,忽然「噗嗤」一笑,口中嗔道:「小脸怎么忽然嫩 了?欺负姐姐时怎么觉得你脸皮厚的很?」

   张无忌呐呐道:「我……我……嘿嘿……」口中说着,看见武青婴一脸戏谑 的妖媚,不禁欲火又起,一把抱起武青婴,向床上一抛,接着合身扑上,与武青 婴打起滚来。

   「你……你……干嘛?」武青婴一边努力阻止张无忌作怪的手,一边嘻嘻娇 嗔道。

   「青姐,你不是说我脸皮厚吗?我便厚给你看……」张无忌一边嘿嘿笑着, 一边去扯武青婴的腰带。

   两人纠缠着在宽大的铺上几经打滚,几个回合武青婴便被张无忌剥个精光。 顿时娇躯横陈,娇小却玲珑,纤秀却丰盈,肌肤比铺上的羊皮更白更滑。

   张无忌几下抚弄撩拨,武青婴便美目含春,小嘴里娇喘兮兮,胴体如白鱼一 般欢蹦的扭动起来。

   「哟……好涨……」蓦的一声呻吟从温暖如春的屋子里传出,娇喃婉转,浓 腻不堪。

   武青婴娇小的玉体被张无忌压在身下,随着他的撞击不断颤动着。张无忌粗 长的肉茎不断摩擦着细嫩的蜜穴嫩肉,酥爽的快感让她情欲很快高炽起来,颤悠 悠的踮起了两条纤秀浑圆的长腿交扣在张无忌的臀股上,一双皓臂搂在张无忌的 脖颈上,抬起臻首,花唇在张无忌嘴上「啪唧」亲了一口,娇吟道:「小色鬼, 天天就知道欺负姐姐。啊……不对……现在雪岭双姝可是都被你吃了……不行… …姐姐要把你榨干……免得你偷吃……哟……」

   张无忌快速的耸动臀股,肉茎不停的在紧致嫩滑的花径里肏弄着,舒爽无限 之时听武青婴说到双姝,又说偷吃。他顿时想起小屋内与朱九真的销魂,而卫璧 正在昏睡,当时还不觉得,现在想起端个刺激莫名。张无忌心里不由更是激荡, 更加狂猛的抽插起来,臀股直如筛子一般颠送着。

   「小弟……怎么那么猛哟……轻些个……呀……顶到花心了……」武青婴不 堪的尖声娇吟起来,声音清脆悦耳,婉转跌宕。

   「青姐,你和我之前不也是偷吃么?」张无忌一边肏弄着胯下的武青婴,一 边喘着粗气笑道。

   武青婴闻言,蓦的想起之前背着卫璧种种,尤其那潭边月下,屋前桌下,屋 后树下。想着,她不由俏脸殷虹,心中升起丝丝羞赫,这股情绪却旋又被一股刺 激感替代,口中不依的娇嗔起来:「哪个偷啦?可是你来偷人家……还不是强迫 人家的……」说话间小腹却忽然一抖,又泌出许多水来,直将紧致的蜜穴打的滑 烫无比。随着张无忌不停的肏弄,她心尖忽然变的痒痒的,春红满面,贝齿咬了 咬花唇,忽然娇腻腻的道:「小弟,你躺下……让姐姐骑骑马儿。」

   ……

  卫璧的伤势终于稳定下来,可以撑着树枝在朱九真的搀扶下慢慢行走。

   这些日,朱九真可受了不少苦,以前她是大小姐,被人伺候的主,现在却来 伺候别人。每日里不仅要照顾卫璧伤势,饮食,还要扶着他去方便,也所幸在他 昏迷的两日里都是张无忌帮忙换过两次裤子,不然让她一个女儿家还真不知该如 何是好。

   「表哥,把这汤喝了吧。」朱九真将一碗乳白色的汤放在卫璧面前。

   卫璧用筷子拨拉一下碗中的鱼肉,忽然不经意的道:「又有鱼搁浅了么?」
   朱九真一怔,装作不经意的道:「是啊,这天冷,潭水明天都退掉一些,我 便在芦苇中找,今天又寻到这条被芦苇困住的白鱼,只不过很小,只有两三斤。」
   「哦」卫璧瘦脸扭曲了一下,忽然又叹了口气,低头吃起鱼汤来。

   朱九真忐忑的看了卫璧一眼,见他不再继续这个话题才放下心来。

   艳阳照在身上暖暖的,朱九真走到屋外,坐到石凳上,一手托着粉腮,怔怔 的看着面如宝石般的湖水。

   这些天她呆在小屋,照顾着卫璧,可是脑子里却不断闪着张无忌的影子,只 盼着每日都能见到他。

   可是昨天张无忌送鱼来的时候,武青婴却伴在他的身侧,见面时小脸上都带 着玩味般的笑意,让朱九真慌慌的都不敢正眼瞧向张无忌,装作不经意的偷瞄几 眼已是她最大的快乐。张无忌看向她的灼灼的眼神让朱九真芳心直颤,让她也更 加魂不守舍起来。

   「表妹,想什么呢?」卫璧不知什么时候走到了朱九真身边,问道。

   「啊……我……我……快要到年根了……」朱九真一惊,抬首看向卫璧,俏 脸微红,吃吃的说道。

   「……是啊……快要过年了……」卫璧也坐到一块石头上,将夹了树枝的断 腿伸直,口中叹道。

   朱九真闻言琼鼻忽然一酸,心中蓦地涌起丝丝悲楚:「这一年……过的太不 堪了……」

   谷间时而北风呼啸,大雪漫天,时而艳阳和煦,潭波如镜。

   日子就一天天的过去,转眼到了年根。卫璧的伤势一天天的好起来,虽然依 然要拄着树枝做的拐杖行走,却已不需要朱九真的搀扶了。

   天阴阴的,高远的空中却一直没有下雪,只时不时的吹过几丝凛冽的寒风。 这一天,却已是年夜了。

   朱九真回到窝棚,打开自己的小小谷仓,却发现里面的麦粒只剩下一半,心 中不由一紧。这一个月里,本来一个人吃的口粮变成两个人吃,消耗一下子增加 了许多。张无忌和武青婴虽然送过吃的来,她却只敢要鱼。况且这个月里,她要 时时照看卫璧,也少有机会出去寻找猎物。

   朱九真看着那越来越少的谷堆,心道:「这谷中气候特异,我们进入山谷时 刚是早春,果树却已经有些结果了,只不过这些存粮不知能否支撑到果子成熟?」 想着,她咬了咬牙,取了些麦子打成包裹,又将仅存的几只风干鸡兔都从窝棚内 取了出来,一起带回了潭边的小屋。

   天渐渐暗了下来,灰色的空中零落的开始飘起了雪花,小屋竹门掩闭,里面 温暖入春。

   「表哥你别喝了。」看着卫璧已经喝酒喝的醺醺,朱九真劝道。今日过年, 她把鸡兔全做了,看着桌上的剩下食物,心中不由想:「明天可需再去打一些猎 物了。嗯,表哥现在伤好多了,明日我便给他先把饭做好,然后去打猎。」
   卫璧笑道:「今天大过年的,表妹你就不要劝我了,好久没有这么喝的这么 痛快了,你也喝啊。」

   「我一碗就够了。」朱九真说道,拿起麦饼在嘴边咬了一口。

   卫璧看了一眼朱九真,却见灯光下,朱九真俏脸腮颊嫣红,俏丽无比,不禁 心道:「表妹却也不比那小贱人差,可惜被那小贼……唉……都怪自己当时把那 贱人迷了心窍……」想着,他心中蓦地又涌起怒气,同时却也有一股邪火从小腹 相伴窜起,胯间竟然硬了一些。

   朱九真咬着面饼,正想跟卫璧说明日出去打猎的事情,却忽然听他说道: 「表妹,只有你对我真的好……」

   朱九真听的一怔,抬眼看去,只见卫璧赤着双目,正醺然的看着自己。他如 此说话,显是又想起武青婴,朱九真不由软声安慰道:「表哥,我们是表兄妹, 我自然对你好。」

   卫璧蓦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