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新狂人日记】(08-12)【作者:xldong1987】
【新狂人日记】(08-12)【作者:xldong1987】
字数:521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8

  白衣公子哈哈一笑,道:「我父亲就说过,蒙古人灭了金,下一个目标就是我们大宋,只是金灭亡已不可避免,连金抗蒙成功几无可能,这才顺势而为,免得给蒙古对大宋用兵的借口,谁知道蒙古狼子野心,想连我大宋也一口吞了,也罢,今天我们就来个了断。虽千万人吾往以,就算打不过你,我也绝不低头,我们大宋宁死不辱。」

  当下双掌一收,摆了个奇怪是姿势,身体仿佛高了几尺,俨然不可侵犯的威严架势。

  四娘子笑道,「孟夫子家传的天地正气掌,果然有点门道。只是你心胸狭窄,诡计多端,贪生怕死,注意细节,不顾大局,难以领悟那种虽千万人吾往以,舍身取义的精神的精要所在,不怕死只是莽夫,懂得该什么时候赴义,什么时候忍辱,才是真英雄。

  所以你的功夫难有大成,可惜。你这样想死,我就帮你。「

  当下四娘子上前一步,和白衣公子两掌相碰,一声大响,白衣公子中喷出血雨,把白衣染得如同梅花点点。

  接着寒光一闪,宝剑出鞘,眼看就要砍下白衣公子的脑袋,我心中一急,和身扑上,挡开了这要命的一剑,剑刺入肩膀,肩膀好痛。

  剧痛之下,眼前一黑,却看见周围快速的旋转,有人牢牢的抓住我的肩膀。
  然后,我看到的是大盖帽,周围有几个公园的保安,正抓住我,而我抱住一个在公园里面跳广场舞的四十多岁,穿得花花绿绿的大妈,就是不放手,大妈死死咬住我的手臂,痛入心肺。

  我就差一点要被拉到看守所,说是当街流氓行为,

  我天,那个大妈,看着都要吐,我没有这么重口味好吧。

  老高人及时带着莎莎出现了,他先是和大妈口若悬河的讲了一阵,好像是说我看上了这个大妈的美貌,所以精神出了点花痴,这个不全是我的错,大妈徐娘半老,风韵非常,人又温柔,所以我就有了恋母情节,等等的好话。

  我都听得要吐了,大妈转怒为喜,拉开保安,说要带我去吃饭,额。

  这回是她拉住我不放,老高人和莎莎在后面笑惨了。

  好容易借上厕所,飞快的逃跑了。

  到停房车的地方才放下心来。

  彙合老头美眉,开房车到小吃街,来了个武宁银鱼,几瓶啤酒压惊。

  他们说再也不能放我一个人到公众场合,真不知道我发起疯来会搞出什么名堂。

  喝好酒,这回把车停在城外一个荒野处,老头和莎莎睡在沙发和车顶蓬,我就依然躺在床上睡。

  很快入梦。

                 9

  梦乡里面,我又回到了那个湖边的亭子,肩膀上挨了一剑,被白衣公子扶住,四娘还要再动手,我连忙解释,让她不要冲动,

  如果我说完真的有可杀之道,认杀无怨,但是不要中了敌人的离间计。
  然后,把我在粮道的遭遇说了一回。

  「你不过是他的姬妾,我为什么要信你?」四娘子半信半疑。

  「我不是他什么人,不过是被他糊里糊涂的拉来的。」我连忙抗议。

  「真的吗?」「真的」白衣公子无奈的点了点头。

  「那你就是强抢民女了。」四娘子怒气更盛,在我的劝解下,最后她决定和我们一起去运粮车去前线,当下把白衣公子当傀儡,三个人回到军中,直接接收了这支军队。

  军队继续前进,我和四娘子坐在了大车中,白衣公子被点了几个穴道,就乖乖的在前面架车。

  四娘子帮我包好剑伤的伤口,

  在车里面,她就穿着红色的绸衣,身上香香的,靠在我身边,有一句没一句的聊,我知道一些金元战争,红袄军起义的始末,说得头头是道,当然,我是马后跑军师,知道千年之后的事,谁能有我厉害!当下让四娘子刮目相看。

  四娘子眼里面闪光,激动的说,

  「如果我能早点遇到你,可能我们红袄军就不会败,我也不必降蒙古。哎。」
  她说话的语调越来越温柔,好像相见恨晚的样子。

  「你不如做我的徒弟吧,看你比那个孟白痴聪明多了,我有独步天下的功法,只有女人能练,很短时间就能无敌于天下。不过你的军政天才无敌天下,这我要当你的徒弟」她高兴得不得了,好像刘备遇到孔明一样。

  「如果我们夺得天下,这就是第一个女人建立的皇朝,我要封你相国,额,你要当皇后也可以。」

                10

  听到说让我在女人建立的皇朝当皇后,我脑子就有点懵了。

  女人建立的王朝,那皇帝当然是女人,那,女人能当皇后?

  女人和女人,那个不是搞拉拉吗?

  看到我疑惑害羞的样子,四娘子哈哈大笑,只见两个大咪咪上下跳动,只看得我脸红耳热。

  她一边笑,一边抓住我的手,就吻了上来。

  我想要挣扎,可是牵动伤口,痛得眼前发黑,四娘子连忙给我度气,然后又教了我一些练气的口诀,当下就在车子里面练习起来,小腹下面暖暖的,好舒服。
  全天都在车里练功,直到睡下。

  等我醒过来,又是在房车里面。

  好像我无论晚上白天,都是白天,晚上是古代的白天,白天是现代的白天,都在忙。

  感觉累得不得了,喝了茶,有气无力的坐在旁边。

  这回是莎莎开车,老头和我在旁边喝茶,我把梦里面的事情讲了一回,他们继续大笑。

  开到武汉,他们要去逛黄鹤楼,我却是再也不敢了。

  到了那样的地方,估计又会回到古代,到时候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被拉去派出所就不好了。

  于是我就在车上休息,他们去逛。

  一个人在车上,自己控制不住的翻箱倒柜,把莎莎的衣服都翻了出来,自己在冲凉房洗了个干净,用刀刮干净下半身身上的毛发,然后抹上她的香水和润肤露,找了条黑色的小裤裤穿上,然后是黑丝袜,黑色丝光束身内衣,黑色包屯束身裙,黑胸罩,高跟鞋。

  带上莎莎的假发,就在房车里面打扮化妆。

  我完全控制不了自己,而且手法麻利,好像很熟手的样子,我心里面有点害怕,这是怎么一回事?

  不过从镜子里面看,我的技术不知道为什么有很大的进步,已经看起来不吓人了,有点儿女人味。

  外面套上风衣,出了房车,试着在周围走了几圈,完全没有人注意我。
  感觉到一种特别的兴奋。

  等他们回来,看到我穿她的衣服,莎莎大发雷霆,好在老高人答应双倍的赔她,而且又说我这是控制不了自己,也不能怪我,如果别人看见一个男人当众做出许多女人的动作,就像在九江那样,会有很多麻烦,如果我女装的时候,疯病发作,估计别人不太会注意到,倒不如就这样很好。

                11

  莎莎要求就在武汉把新衣服赔给他,这里有很高档的商城,而且她需要马上穿。

  这下可难坏了老头,老头就是一个光杆,一毛钱都没有,好在老头不缺活,很多人排队找他驱邪,当下翻了翻手机,在武汉接了个活,条件是客人帮莎莎卖衣服,价钱不论,满意为止。

  客人也不含糊,马上派了个美眉开车过来,带莎莎去转了一个下午,买了一大包的内衣外衣。据说花了十几万块。

  这下小丫头高兴了,给了孟老头一个香吻,很高兴的主动跳上驾驶位,开车去给人驱邪,可是从老头手机上抄下地址,就傻了,原来这是一个河南的商人,住在武汉,他在河南新蔡老家的宅子有问题,好在也不是太远,于是房车就呼呼的向北开去。

  天色渐晚,车子进入新蔡,只见房舍破旧,道路泥柠,莎莎差点把车开到沟里去,听老头说,这个地方是河南第一穷,也不知道如何还在武汉出了这样个土豪,能花十几万给莎莎卖衣服就为老家驱邪,也不肯花点钱把老家建设一下,估计也是个有故事的人。

  和老头聊了聊,据说这里在古代很有名,这里出过那个坐怀不乱的柳下惠,就是看见美女都还守礼仪。

  老头一边说,顺手还摸了下莎莎的胸口,扯了扯那条价值不菲的胸罩,搞得莎莎手一抖,方向盘一扯,车子差点翻掉。

  老头就像没看见,继续说,这里还是三国时候的吴国大将吕蒙的家乡。
  阿蒙厉害就厉害在不断学习,最后能扮猪吃老虎,连三国第一猛将关羽也死在他手上,不过到现在,风水局被破,估计得继续穷,也出不了什么人材。
  我很好奇什么风水局被破,老头就是不肯讲。

  按地址,我们找到了金粟禅林寺附近的那个老宅,这老宅看起来起码有几百年,老青砖,青瓦的四合院老宅,黑呼呼的,一看就是阴气十足,我有点害怕,不想进去,于是老头带着莎莎进去了。

  老头他们半天没出来,晚风渐起,风中仿佛有喊杀声,惨叫声,我突然发现房车变成了油壁车,外面是马嘶人啸,乱个不停,我低头一看,首先看到的就是自己高高送耸起的胸脯,上面是金色的护胸,两个闪闪的护胸镜挂在锁子甲上。
  自己又回到了古代,穿着宫衣,外面套着铠盔,手边还有把宝剑。

  推开油壁车的窗帘,就看见许多军士围绕在车子周围,前面骑马的,身穿红色战袍,红色的藤甲,手拿青龙大刀,身材诱人,却是四娘子,旁边骑白马,穿银甲,拿长枪的就是白衣孟公子了。

  周围不断有穿平民衣服的人拿各种兵器,刀啊,斧头啊,铲子啊什么的上来袭击,转眼就被砍翻,偶尔有穿盔甲的也上来袭击,但是都很快挂掉,

  空气里面全是血腥的味道,天很快就亮了,但是杀戮没有停,很多人,包括老弱和妇女,被赶到街上,周围的士兵毫不手软,连小孩都不放过,小小的脑袋,手臂被砍得到处飞,哭叫身,惨叫身,犹如地狱。

  我实在看不下去了,大声叫停手,没有人听我的,就像我不存在。

  正在惶恐,突然听见一声大喊停手,只见一个蒙古人打扮的大汉,带了一群汉子出现了。「金哀宗已死,城已经陷落,不要再杀了。」汉子说。

  「难到你没有看见?这些人都是汉奸,他们是汉人,但是宁愿帮金狗,袭击大宋军队,这些人都该死。」白衣孟公子一边说,一枪又刺死一个老妇人。
  「停手」,蒙古大汉大怒,「你还有没有人性的。」「你再动手宋蒙的协议就作废,你们不要想再拿河南一寸地方。」

  杀人终于停了下来,完全出乎我的意料,我一直以为,蒙古人杀人不眨眼,偏偏这杀人的是宋军,救人的是蒙古人,

  我们在金国的宫殿里面摆酒开始吃喝,很多美丽的妇女捆在旁边,她们衣服华丽非常,但是脸上都是泪痕。有的衣服都被扯破,估计是军卒干的好事。
  据说她们都是金国的妃子和公主。

  我和四娘子,白衣孟公子坐在皇帝的大殿,面前是醇香的御酒。

                12

  酒过三寻,只听哐啷一声,抬头看时,只见白衣孟公子手下的张军师把酒尊扔在地上。

  估计读书人酒量不够,开始发酒疯了。

  「各位,还记得靖康之耻吗?当年汴梁陷落,金人也是这样在我们的皇宫里面喝酒。」「他们杀我同胞,奸我妇孺,连皇后妃子都不放过。今天我就要他们尝尝当年的报应。」

  张军师一边说,一边摇摇晃晃的爬起来,拉起一个捆绑起来的华服的绝美妇人,开始脱她的衣服。那个绝美妇人并没有挣扎,也没有讨饶。倔强的咬着嘴唇。
  我想劝阻,可是没有人听我的。

          ====此处略去一万字=========

  「哈哈哈哈,你们也有今天。」张军师又哭又笑,脸扭曲得恐怖非常。「比起靖康之日如何啊,美人?」张军师在咆哮。

  经过张军师的蹂躏,绝美妇人连说话都困难了,但她出奇的平静,她轻启朱唇,慢慢的开始说话,声调却是说不出的妩媚。

  「自古无不亡之国,国破家亡之时,我们妇孺当然是受尽欺凌。

  不过,宋国的二帝在靖康之时,却是贪生怕死,宁可受五国城的羞辱,也要苟且偷生,而我大金哀宗皇帝,却是铁骨铮铮的汉子,君王死社畿,万古留清名,我不后悔是他的妃子。大金国没有一个软骨头。「

  听到这里,张军师的脸变得通红,他拿起地上绝美妇人的湿淋淋的亵裤,绕在绝美妇人的脖子上,拼命拉紧,绝美妇人挣扎了一会儿,脚在地上乱蹬,漂亮的绣鞋也蹬了下来,很快就不动了。

  一滩水在她身下流了出来。

  张军师拉起第二个美妇,正要剥她的衣服,却见一个蒙古大汉走了进来,他阻止了张军师。「按照蒙宋的约定,河南的土地归大宋,粮食,人口归蒙古。这些人都是蒙古的财产,你不可以乱搞蒙古的财产。」

  听到这话,我心里面说不出的轻松,不由得对蒙古大汉嫣然一笑。

  蒙古大汉看着我,好像傻掉了。直到四娘子拉起他去接收这些女人。

  天色渐晚,我们喝好了酒,白衣孟公子带着张军师和我,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的搜查金国的宫殿。

  孟公子搞了很多的玉器,我就搞了很多的漂亮衣服。

  张军师什么都拿,很快就两手全满,向孟公子告退,回去欣赏他的战利品去了。

  穿过小湖和假山,我们来到一个漂亮的小楼,楼门口的牌匾写着:幽兰轩。
  孟公子让随行的军士把我们搞到的玉器,衣服拿回去,然后带我进入了这个小楼。

  在二楼的红木的家俱上,有个玉瓶,插着一枝兰花。我想大概就是这个小楼叫幽兰轩的由来吧。

  楼上有个大床,粉红色的彩缎被褥,我突然想起,刚才那个绝美妇人,大概就是在这个粉红色的大床上,和金国的皇帝爱爱,不由得粉脸通红。

  在大床边,有个红木雕龙的衣柜,打开来,我不由得脸红到耳根。

  里面都是性感的内衣,几乎透明的亵裤,抹胸,丝袍,还有玉阳具等各种玩具。

  「来,我帮你换上,看好不好看」白衣孟公子说着,就拿起这些性感的衣服,开始脱我的衣服。

  我本来应该抗拒一下,可是好像木头人,任凭他摆布,片刻之后,我看见铜镜里面一个绝美的女孩,穿着非常性感的内衣,透明的亵裤开始变得湿了。
  他把我抱到粉红色的大床上,我知道下面要发生什么,可是我完全没有力气,只是任凭他为所欲为。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