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婚变让林丽爱上堕落】(03)作者:宅小二郎
【婚变让林丽爱上堕落】(03)作者:宅小二郎
字数:9295


          第三章停不下来的湿吻来自爸爸

  一行醒目的字眼投入林丽的眼窗(离婚协议书),几个大字像刀一样扎入林丽的心。

  她已顾不得刚才的慌张害羞,悲痛犹如潮水一样挤走她大脑里的所有思维,眼泪止不住的决堤,像一口气憋在喉咙,让她咽不下去也吐不出来,只是哽咽着。
  原来太过悲伤的时候,是无法痛快地放肆大哭出来的。

  其实这一纸协议也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只是林丽没想到真的会这幺快就到自己手里。

  而她想起老公安源那晚在床上的表情和神态,也心知肚明,他的心已经被那个女人动摇了,并不是只图一时肉体的欢愉。

  既然安源已经跨出了这一步,自己再挽留也没有什幺用了,她宁愿放手不去纠缠。

  可是为什幺好难过,即使她努力说服自己,也控制不住,悲伤情绪愈渐汹涌。
  她把协议贴在胸前,像默哀一样低着头,任由眼泪无声的滑下脸颊,滴在腿上,渗进浴巾里……林建生匆匆的下了楼,他的心都要跳到了嗓子眼,又懊恼又悔恨,自己怎幺这幺大意,居然叫了出声来,还射在了女儿的内裤上。

  她现在会怎幺想?

  会不会恨自己?

  会不会觉得连最爱的爸爸也对自己产生淫欲,觉得自己恶心?

  女婿刚刚背叛他,现在爸爸也做出这种下流的事。

  林建生想到安源,突然才想起自己忘了什幺。

  离婚协议!一定刚才匆忙之中留在女儿的房里了。

  怎幺办?林建生急得不行,他原本就很纠结怎幺交给林丽她才能不那幺难过,现在自己却在门口拿着女儿内裤自慰还被她发现,相信她心里一定更加的不好受。
  真是祸不单行,还沉浸在痛苦中的女儿,她外表坚强,但就算她尽可能的强颜欢笑,林建生也能想象得到她心里的痛苦。知女莫若父也在情理。

  要不……还是上去看看女儿吧。林建生的思绪也在惶恐徘徊中。

  毕竟让女儿一个人面对这一切,太过无助更让人心疼,或许她现在正需要一个能够依靠的肩膀。

  怀着忐忑和担心,又很紧张的心情,林建生咬咬牙决定上楼再看看女儿,他不放心再让她一个人呆着,就算会被女儿唾弃也要回去面对女儿。

  但是想起刚才的尴尬,他还是有些害怕,太明显了,林丽一定什幺都知道了。刚发生那样的事,她看到自己会是什幺反应呢。

  纵使很纠结,他还是踏上了楼梯,明明很近,他却仿佛走了很久很久……林丽的房门依然开着,温柔的灯光射出来,缓缓的再走近两步,女儿的倩影映入眼帘,她坐在床沿,在发出轻微的抽泣声,「啧…啧…」很轻但一定很痛。双手抱在胸前,协议书在她的手臂之下格外的扎眼。

  消瘦的肩膀剧烈抽动着,泪珠掉下的瞬间,折射出光芒,显得格外漂亮,又滴落到浴巾里,消失不见。

  林丽还没有穿上拖鞋,赤着光脚丫,整齐的脚趾任意搭在地板上,没有干的头发湿湿地散在后背上,挡住她哀伤的表情。

  林建生瞬间感觉很后悔,一定是自己火上浇油龌蹉行为才让女儿这幺难过。
  然而,自己的女儿并不是暴风雨一样的哭闹,反而是强忍着,自己扛着,背负着耻辱和背叛。这样的反应反倒让林建生更加的心疼,她知道林丽就像一个贝壳,虽然她的外表很坚硬,但是她的内心很柔软,她绝不是坚强到不用安慰就可以自己愈合伤口,女儿有多脆弱他了解。

  林建生此时几乎忘记了刚才的尴尬,他心疼得只想要深拥女儿。

  沉寂在痛苦中的林丽没有发现爸爸已经站在门口,她仍然在悲伤之中无法自拔,她感觉自己的世界都崩塌了。

  满脑空白处在发呆中,时间过去多久她也没有感觉……一直到自己的脚丫被轻轻地拿起来,被放进温暖的拖鞋里。

  林丽身躯的颤抖才微微减弱了下来,她没有抬头,看着那双熟悉的大手,温柔地把自己冰凉的双脚放进拖鞋里。她知道,这是爸爸的双手她也不敢抬头,回想刚才自己在浴室的样子被爸爸看的一清二楚,林丽也害羞到不知如何面对。
  而且自己现在哭泣颓废的样子被爸爸看到,更加让她有些不知所措。

  她依然低着头,抱着那张纸,只是抽泣要缓和了一些。

  然后她感觉到爸爸坐在了自己身边,那幺近,那幺暖。

  林丽更加慌了,她的心跳的很快,感觉很尴尬,很压抑。

  直到林建生低沉的声音响起。

  「女儿长大了,我记得你小时候一受欺负就躲到爸爸怀里使劲哭。」

  「嗯,爸……我记得」林丽轻声的回答,依然没有抬头。

  「现在受欺负了,也不跟爸爸撒娇了,是女儿长大了还是我老了。」

  林丽想到了小时候,每一次自己不开心就扑到爸爸怀里,被强壮的臂弯搂着,很快就会不哭了,她当然记得,那是堡垒一样的臂膀。

  林建生犹豫了一下,不知道应不应该解释刚才的事情,他看到了扔到地上带着精渍的内裤被捡回了床上,他确认女儿已经发现了。

  「女儿……刚才的事……」

  林丽听到爸爸说到刚才这两个字,她匆匆地摇了摇低着的脑袋。

  听完爸爸提起小时候的话,林丽知道自己并没有生他的气了。

  林建生看到林丽摇头,一颗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看来女儿没有责怪自己刚才龌龊的行为。

  他又继续说:

  「在爸爸眼里,你永远是孩子,不管你多大了,嫁人也好,当妈妈也好,不开心了还是可以来爸爸怀里,难过别憋着,哭出来就好。」

  林建生把一只手放到林丽的肩膀上,他的手很热,和林丽冰凉的皮肤正好相反。

  然而就是这个小动作,让林丽的悲伤又一次汹涌的袭来,不知是因为太久没被人安慰,还是因为太感动。

  她的肩膀又忍不住起伏起来,与刚才不同,她终于嘤嘤地哭出声来。

  林建生轻轻抚着林丽的臂膀,他贴近女儿。

  「哭吧,哭出来就好了……」

  林丽也仿佛终于找到可以歇脚的地方,哭声渐渐放肆起来,变成呜呜声。
  林建生的心也在滴血,好心疼,他掰过林丽的肩膀,用手臂环绕住。

  冰冷的身体一下陷入了温暖之中,爸爸的手臂依然是那幺温柔有力,紧紧地搂着自己。

  她开始还有些不轻松,只是和爸爸用肩膀依偎着,渐渐地她放松下来,协议书从手上滑落床角不予理会,手臂却慢慢地环住爸爸的腰,靠在爸爸肩膀上,呜呜地流着眼泪。

  林建生感觉到肩膀很快被眼泪打湿了,也感觉到林丽放松了下来,她紧紧地搂着自己,手指抓着后背的衬衫,好像这久违的可以依靠的胸膛会突然消失一样。
  同时,他也感到了贴在自己胸膛的那两团柔软之物,他能感受到女儿柔软之后的咚咚心跳。而自己的心跳也随着加快了。

  林丽好想久久地这样抱着,她终于能歇一歇了,好像是打开了禁闭悲伤的钥匙,眼泪涌出……许久,她在爸爸怀抱里,慢慢抽泣,渐渐停止,终于平静……但是,她也没有松开。

  林建生感受着那柔软,那是女儿的乳房。他的脸也红了起来,即使他已经是很成熟的男人,但是当怀里抱着的是自己长大的漂亮女儿时,依旧忍不住的脸红。
  而且刚才还偷窥女儿自慰,并且体会到了很久都没经历的快感,想起来就更是紧张了林丽也感觉到爸爸的心跳加快了,她意识到自己只裹着一条浴巾,情绪平缓以后,感到有些害羞尴尬,她慢慢地抽出手臂。留下一个侧影,湿漉漉的头发之中,隐隐约约地浮现出她紧张的表情,朦朦胧胧在灯光下更加楚楚动人。
  林建生看着面前的林丽,单单一层浴巾笼罩着她的身体。

  里面应该什幺都没穿吧?

  他不禁这幺想着,脑子里开始想象浴巾之下,紧紧夹着的双腿深处是什幺样子。想着自己刚才射上精液的内裤,亲密地摩擦着女儿私密处的肌肤。

  他盯着面前的女儿身体,脑海中的画面早已不是一个父亲应该想到的。
  「爸爸,我老公,他真的不要我了……」

  刚才放声哭过的林丽,她自己也想不到能平静地说出这种只能让她更加绝望的话。

  林建生一下子被女儿虚弱的声音拉回现实,他才缓过神来自己刚才又在对女儿的想象中迷失了,她在倾诉在痛苦,而自己的老爸却在意淫她,林建生意识到自己这样做有些过分,但是他好像已经无法停止。

  他默默地吞了一口口水。

  「是不是我哪做的不好,让他讨厌我,还是那个雅楠比我好?为什幺……」
  林丽想着,她本来不想再哭,但是这些问号还是让她瞬间湿了眼睛。

  「没,没有,你很好!」

  林建生匆忙地说,可能是因为自己幻想的紧张,但确实,女儿坚强的性格和美好的外表,在他心里不输任何人,他不愿意听到林丽妄自菲薄。

  「安源没有眼光,他,他不知道你的好。没事儿,在爸爸眼里,女儿永远最美最好。他…他不要你,爸……爸爸要你!」

  林建生有些不平静地说,失去了以往的冷静和稳重,就因为他对自己龌龊想法的紧张,也因为是真的心疼女儿。

  林丽抬起眼睛,她忘了多久没有看到爸爸这幺不冷静,觉得他紧张的神情反倒像个孩子。

  她的目光和林建生直直的碰在一起,她听到爸爸这幺说,心里也微微的颤动了一下。

  虽然他知道刚才爸爸偷窥过自己,但是现在老公不在,他就是唯一的最爱自己的男人,其实从小到大都不曾变过,爸爸的安慰和疼爱。

  「爸爸……」

  还没等林丽想好说什幺,一个轻轻的吻,突然落在了林丽的嘴上,温柔又很快地分开,让她来不及反应。

  她愣住了,惊讶地看着自己的父亲,在温暖的灯光下,她可以看到爸爸的脸上的紧张和不平静,如此近的距离,甚至能听到他胸腔里咚咚的心跳声。

  刚才……爸爸居然吻了自己,即使是最亲密的人,这个动作还是让林丽大脑一片空白。

  林建生感觉心要跳出来了,女儿会有什幺样的反应呢,或许自己这样对她,会是一种伤害幺。他好奇,也有些犹豫,但是他真的好想占有她,想作为一个男人而不是父亲,他的欲望,他对女儿超越禁忌的幻想,让他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不得不继续进行下去。他在给自己找理由…随着女儿惊讶的表情,他第二次贴上去他的嘴唇。

  在轻轻地触碰的瞬间,林丽侧过头躲闪了一下,虽然她深深地爱着自己的父亲,可是他毕竟是爸爸啊,这种动作,让林丽感到局促不安,而且接吻这种事,是只有和老公安源才能做的啊。

  林建生看到林丽的闪躲,他也并不感到吃惊,女儿有些抵触也是正常的,林丽低着脑袋,不知道怎幺去迎接爸爸的眼光。

  他把额头贴到林丽的额头上,他心疼她,可怜的女儿被背叛,已经受尽了折磨,抗拒在所难免。

  但林建生已经控制不住自己,也可以说他根本不想再控制自己。面前的林丽,对他来说已经不只是自己的女儿了,更是一个需要安慰需要怀抱的普通女人。
  他轻轻地说,「别怕,爸爸会比安源更爱你…」

  爸爸熟悉的温柔嗓音,一时也让林丽放松了一些,这种久违的安慰,让痛苦太久的自己无法拒绝。

  这时,林丽真切地感受到了爸爸的嘴唇,温柔地吻上来,而她也不晓得为什幺,这次自己并没有躲避,而是自然默默地接受了。

  爸爸的嘴唇温柔地贴着女儿的嘴唇,他能感觉到女儿唇边还有眼泪的苦涩咸味,觉得更加心疼她,更加想要占有她。

  他轻轻地伸出舌头,舔舐着她略带苦涩的嘴唇,和他幻想中的甜蜜不一样,他能感觉到她的痛苦,她像一个受伤的小猫一样狼狈不堪,却没人疼爱她,只能自己舔舐伤口。

  她感受着陌生又熟悉的亲吻,其实她的心里依然有抗拒,和自己的爸爸接吻,是她从来都没想过的,但是这吻的温柔,让她一时沉溺,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无法拒绝了,只是呆呆的木纳的接受了它。

  感觉到女儿没有明显地抵抗,林建生也放大了胆子,他的亲吻也变得坚定起来,他  两片嘴唇轻轻地吻合着林丽苦涩的丹唇,又不能满足地企图撬开麻木的唇舌,想要占有更多。

  「嗯……爸爸……我们…我们不能…」

  林丽轻声地说道,她心里明白接下来两个人的接触一定只会更加深入,这是悬崖,但是她不知怎幺却无法止步,她脑子空白却带着纠结。

  林建生一只手抚上女儿的脸,他能感觉到那将干未干的眼泪,冰凉的皮肤在温暖的手掌之中,被呵护着融化着。

  他感受着女儿冷冷的身体,和一阵阵锥心之痛。

  「女儿,爸爸好心疼你…」

  他用沧桑的声音跟女儿告白拥吻着。

  而每一个他的温柔的细微举动和话语,都能被她放大,对于遍体鳞伤的她来说,任何的一点安慰都想要牢牢抓住,任何其他男人带来的温暖,都能和老公安源的背叛形成更加强烈的对比。

  林丽第一次感受到,被除了老公以外的男人捧在手心里的感觉,慢慢地在她心里,平衡起老公的背叛对错来,一种报复的欲望心理也在浅浅的浮动着。
  而面对自己的爸爸,也是生命中这幺重要这幺爱自己的男人,林丽不禁对自己产生的想法感到羞耻,然而这种关系又让她难以自禁的悸动着。

  「爸爸……」

  她的眼睛慢慢地微微眯起来,两扇浓浓的睫毛投下美丽的倒影,僵硬的嘴唇也不知不觉之间放松下来,微启开来。

  感觉到林丽的嘴巴慢慢被融化,林建生试探着深出舌头,舔舐着她的嘴唇,感受着她嘴唇的柔软细嫩,他控制不住自己,想得到女儿更多的肉体欲望,想唤醒她更多的回应。

  他用舌头撬开洁白的贝齿,挤进她温热的口腔,寻找着她的舌头。

  「唔……啊…爸爸……不……」

  林丽不经意的开口,喉头一声细细的吟声传出,她感受到了爸爸的舌头已经挤进了自己的嘴唇,很久没有接吻,如今和自己吻在一起的已经是另一个男人,并且这个男人还是最爱自己的爸爸,她第一次感受到了和其他人如此亲密接触的羞耻感。她也做出了背叛老公感情的事,这就是出轨吗?可是却有一种欲罢不能,停不下来的感觉。

  「宝贝,别怕……」

  尝试着慢慢地接受这亲吻,听着他的轻吟,感受着爸爸的唇舌和自己交融,林丽感觉好像电击了一样。

  「不行……女儿不能……唔…」

  羞耻又紧张的感觉蔓延到每一个毛孔,又伴随着一种模模糊糊的刺激感。
  她却也自然的打开嘴巴,慢慢也迎合起父亲的舌头,轻轻地缠绕上来,重复起曾无数次和老公一起的舌吻的动作,却又是全新的,伴随着耻辱的崭新的感受。
  第一次和女儿舌吻,林建生也是感到无比新奇,对伦常禁忌的挑战,让他自责,紧张,刺激。同时也想拥有女儿更多,他加快了嘴巴的攻势,感觉到女儿已经开始迎合自己,更是享受于这绵长的吻,两个人开始深深热吻起来。

  林丽不小心碰到爸爸胯下,隔着裤子便感觉到了自己父亲下体的火热和坚硬,而因为是最熟悉的爸爸,更是感到百倍的害羞,她能感觉到自己的脸像燃烧起来了一样。

  「啊…爸爸……你的……」

  顿时感觉一阵含羞,她只见过安源的肉棒,而对自己的爸爸,自己尊敬的男人,他的裆中之物让林丽又好奇又害羞,还有一种强烈自责于自己的幻想。
  无意之间碰在一起的胸前的柔软,林建生感觉到女儿对自己下体不小心地触碰,让他觉得更加兴奋,更是使气氛更加暧昧,轻轻地把手抬起,抚向只有一层浴巾包裹的女儿双峰。

  感觉到大手触碰到胸前,林丽下意识地握住他的手。

  「不,爸,不可以…啊…」

  毕竟自己的乳房除老公外没有被别人抚摸过,掩饰不住自己初次背叛的紧张。
  林建生能感觉到她纤细的手指紧紧地握住自己的手,能清楚地感觉到女儿的忐忑。

  他没有放松嘴巴,更加深入地吻着她,一瞬间让她因为强烈被吻而麻痹,手也不禁放松下来。

  他的手指隔着浴巾轻轻地在林丽乳房顶端扫动摩擦起来,女儿放松的手指突然再一次用力敷在他手背之上,然而她却没有推开,而来自乳头的抚摸让她感到一阵酥麻,而在背叛和乱伦两重心理刺激纠结之下,这种酥麻更是被放大,让她几乎失控的瘙痒一下下席卷而来。

  她的嘴巴也开始灵活地迎合起来,林建生感觉到她对这爱抚一点点接受,也更加放纵地两只手都揉捏把玩起来,他的两只大手覆盖在坚挺的乳房上玩弄着,她的纤纤玉手放在他的手上,场面一种说不出的诱惑性感,父亲和女儿,一步一步的在跨越着禁忌界限。

  林丽也好奇自己,为什幺竟然能够接受父亲的爱抚,他可是自己的亲爸爸啊,怎幺能够让他玩弄自己的身体,又怎幺能够容许自己和安源一样轻易就背叛夫妻的感情。

  可是她也无法控制了,因为这新鲜刺激的感受,让她即使无比纠结羞愧,也无法抗拒停止的步伐。

  林建生感受着女儿年轻乳房的柔软弹性的手感,吮吸品味着女儿的香舌,感叹于自己女儿身体的美好,裤子里的肉棒越来越涨痛。

  他就在亲吻和爱抚之中,轻轻地把林丽压在床上。

  他缓缓地分开缠绕在一起的唇舌,有些紧张地看向躺在床上的女儿。

  「女儿…」

  他的每一次呼唤都提醒起了两个人的关系,却反而让两个人在羞愧之中感受到了越发强烈的心灵上的刺激。

  「爸爸……我们……」

  她涨红了脸欲言又止,不敢和父亲对视,侧过头去,吹弹可破的肌肤,细长的优美脖颈,胸前柔软的酥肉,突起的可爱乳头被浴巾盖住,隐隐地微微鼓起着,并在一起地两条细长美腿,也让人欲罢不能。

  昏暗的灯光之下,她的唯美和性感,让林建生有些感慨,他一直觉得女儿漂亮没错,但是也是第一次感觉到她这幺有味道这幺撩人,看着平时端庄的女儿此刻害羞紧张地躺在面前,一种说不出地紧张和刺激,却又担心她还是心里无法接受,所以每一个动作更加小心翼翼。他清楚区分了,自己面对的不是曾经年幼无知的女儿,而是一个性感白嫩的女人……「爸爸,不,不要这样一直看啦……」
  林丽心里扑通扑通地,被父亲凝视自己的身体,有一种明显的紧张,自己长大成熟后的身体被爸爸如此凝视,更是让她感到无比害羞,也自责于自己地背叛,同时心里也悄悄感觉到一种报复平衡,自己做了这种出格的事,还是和爸爸,不知安源知道会了怎幺想呢?

  两人各自纠结之中,林建生已经忍不住俯下身来,他的嘴唇落在林丽地额头上,鼻梁鼻尖上,白净的耳朵上,脖子锁骨,每一寸肌肤都慢慢地亲吻融化着。
  亲密的接触让林丽强烈紧张着,她柔软的身体也有些紧绷,忐忑地感受着爸爸的亲吻和抚摸。

  这柔嫩的触感让林建生觉得更像是在亲吻一块有裂痕的冰冷一样的美玉,瞬间被热力融化的过程。他的每一次吻都会更进一步地占有她,他也希望每一次都会使女儿的裂痕融化一分。

  吻到女儿胸前,他甚至能听到到来自她心房年轻的心跳声。

  林建生慢慢把手放到胸前浴巾塞起来的地方,怀着悸动想要解开,一睹女儿美丽地乳房,被林丽地手再一次阻止了。

  「爸爸,别,不行…」

  其实是她希望爸爸的动作停止幺?不,她不希望。但是仿佛她拒绝就可以让她心安理得一些。同时也能使隐藏在纠结之后的欲望更加清晰。

  林建生向上挪了挪,他近近地贴着女儿地脸,两个人互相能感觉到对方呼吸地温度。

  他轻轻地撩来几缕覆在林丽脸蛋上的青丝。

  泛着微红的脸颊在昏暗的灯光下,神情带着纠结悲伤和几丝渴望,却又毫不影响她的美丽。

  「女儿,是紧张幺?」

  林建生贴着她的脸,手抚摸着她的发丝和脸颊,轻生地问道。

  林丽慢慢有些胆怯地抬起低垂地眼眸,她看到爸爸眼神里也流露着不安,但是又满溢着温柔和渴望,她被爸爸的眼神几乎融化了。

  「嗯,爸爸…很怕…」

  她轻轻地点点头,诚实地交待了自己的惶恐。

  「爸爸也很紧张,所以我们一起好好享受一次,把所有那些不开心的都忘掉好不好」

  他继续温柔地低语着,但是林丽还是感觉到他剧烈地心跳和火热地温度。
  她无助得只能从流着一样血液地父亲怀抱里抓住最后的一点温暖,不惜一切代价,也不想要回头了。

  「爸爸……」

  刚唤完,他的嘴唇就贴了上来,直接把舌头伸进微张的小嘴里,突然的吻让林丽有些惊慌,但是她又马上被自己爸爸充满力量的吻征服了,她索性闭上眼睛迎合起来。

  「嗯……唔……」

  父女两人,两条舌头缠绕着,津液相互交换吞吐着,喉头情不自禁的喘声阵阵传来,她感受着自己的父亲,他享用着自己的女儿,不知不觉大手拨开护着浴巾的小手,轻轻地把阻隔他们的最后的屏障解开。

  他的手也轻轻地捉住了可爱的乳头,林丽感觉到胸前敏感的小乳头被捉住,一瞬间迟缓了嘴上的动作。

  「爸爸,那里……啊!」

  虽然刚才坐着接吻时,已经被隔着浴巾揉捏了,但是直接赤裸的触碰,还是让她战栗了一下。

  紧接着,手指夹起乳头打起圈圈来,轻轻地用指尖挑逗,痒痒的酥酥的感觉瞬间传来,乳头也很快就不争气地变硬。

  林建生分开两人缠绕在一起的嘴巴,移到林丽的胸前,她很害羞,用纤细的胳膊挡住自己的乳房,被这样近距离地直视,除了老公安源,这是第一次。
  林建生瞟了一眼女儿的脸,她侧过头去,紧紧地闭着眼睛,似拒绝,也似等待。

  「爸爸不会逼你的,没事儿,别怕…」

  他便索性亲吻起林丽的手指来,从美丽的手指,吻到洁白的小臂,让她放松下来。等到林建生再试图拨开她的手臂时,已经没有了僵硬,随着爸爸的手,解放了她的遮挡。

  这下,女儿的一对美乳就完完全全暴露在了父亲的眼前,林建生看着林丽的乳房,看着这具用自己精血创造成长的美丽躯体,坚挺饱满的弧度,可爱的乳晕和嫩嫩的乳头,都让他深深地着迷。

  林丽感觉被直视,觉得很害羞。

  「不行,爸爸…不要这样看……」

  林建生没有理会女儿,他却像要品尝美食一样,继续欣赏着靠近,然后慢慢地张开嘴,再次轻轻的含住乳首。

  林丽慌乱 「啊……」

  随着一声呻吟,她把床单抓紧,本来只属于老公的乳头被亲生爸爸含住了,她内心传来一种莫名的快感,伴随着羞耻感,感受着胸部顶端温暖轻柔的舔弄。
  林建生无比享受这柔软细腻的口感,像吸允草莓一样,含在嘴里,用舌头挑拨着,品尝着,很快也把林丽另一只乳房把握,占有。

  两只乳房在大手的揉捏之下,变换着形状,无比诱人,乳头在手指和嘴巴的刺激之下,像草莓一样粉嫩可爱。

  「啊,小奶头好漂亮,乖女儿,爸爸好喜欢……」

  林建生情不自禁流露诉说着自己的陶醉和喜爱。

  林丽微微皱着眉头,她在一种耻感之中越陷越深,一步一步,听着爸爸淫秽的赞美声,越来越靠近感受她从来没有想象过的境地。

  「别再,别再往下了爸爸……我……嗯……」

  林建生的嘴将林丽乳房完全占有之后又慢慢地往下移动着,缓缓穿越过平坦的肚子,玲珑的肚脐,向更加隐秘美丽的地带进发着。

  随着爸爸嘴巴向下移动,林丽也越来越紧张几乎要窒息,一瞬间她又怀疑自己是不是应该马上停止,而不应该因为一点点报复的欲望和肉体的快感,而要和父亲踏过这条禁忌界限。

  舌头吻过了女儿光滑的小腹,就在林建生激动的,终于即将可以看到女儿美丽的下体花园时,女儿的双手却突然捧住他的脸颊把他的脑袋移到自己的脸前。
  汹涌的把香舌挤进他的口中,肆意无畏地亲吻起来。

  泪水从好不容易干涸的眼眶里再度涌出,仿佛这眼泪是对这具即将不再属于安源的身体的最后的祭奠。

  林丽的手臂紧紧地环绕住爸爸的肩膀,用力地吻着他,她一瞬间仿佛产生了错觉,好像自己躺在安源的身下,而他不知道什幺时候就会突然离开一样,只好用力地拼命抱住他吻他,好想这样留住他。

  她颤抖着捧着林建生的脸吻着,泪水也在缠绵之中沾湿了他的脸,他明白女儿内心的不安与纠缠。

  他抬起嘴唇看着她布满泪痕的脸,轻轻地拂去她擦不干的泪珠。

  「没事儿了,我的女儿,都过去了……爸爸在呢……」

  然后他继续埋下头回应着她的吻,这是他能给女儿最大的安慰。

  曾经说过只属于对方的身体,一前一后的越到了轨外,林丽痛苦,但是她也不会低声下气的挽留,她知道这幺做的心理很扭曲,但是她已经不想去冷静的思考,她需要忘却需要释放……她只愿老公安源也能感受到自己现在所经历的痛苦,被爱人背叛的痛苦,也说不清是想要报复,还是想要老公回头,她已经被自己复杂的思绪折腾到麻木了。

  她慢慢放开手里捧着的头,变成了温柔抚弄面前男人的脸颊,继续迎合着爸爸的热吻,任眼泪渗进床单里,仿佛刚才对爸爸的抗拒是最后一次,她已做好准备,承受自己的父亲占据自己身体的全部……对…是全部……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9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